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大马] 女學院生攀牆跌死 : 洋名叫阿Key 淑琪為鑰匙死

[复制链接]
mickit 发表于 10-7-2010 09:3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檳城)貌似“靚模”的女學院生許淑琪早前因宿舍房門反鎖,而準備從2樓同學的房間攀牆返回位於1樓的房間,結果不幸墜樓,並出現腦死現象,過後,她終因傷勢嚴重而返魂乏術。巧合的是,洋名為Key(意即鑰匙)的許淑琪,正是因為無法取得鑰匙開啟反鎖的房門而喪失性命,當中的湊巧,委實讓人不勝唏噓。

一般上,鮮少人以Key(鑰匙)為洋名。許淑琪的同學許翠銹披露,認識許淑琪的朋友,大部份都以華語名字直呼她,但也有些朋友叫她阿key。

“許淑琪失足墜樓的悲劇,也讓我們這一群好友心痛不已。”

許翠銹說,她並不清楚淑琪英文名字key的由來,相信是取“琪”的諧音有關。

死者生前有近視

20歲的許淑琪是檳城伯樂學院的學生,生前是個開心果,住在宿舍的她週二晚10時許圍了毛巾上浴室,宿舍房門卻意外反鎖。有近視的她過後向女同學借來眼鏡和一套衣褲換上,接著仿傚之前的女租戶,試圖從2樓房間窗口爬回1樓房間,詎料失足墜樓昏迷。她被送院搶救後,於週三(7月7日)下午5時45分被醫生宣佈腦死。

這起墜樓意外在許心美路的伯樂學院女生宿舍發生,甫於4月24日慶生的許淑琪來自霹靂州巴里文打,攻讀這所學院酒店管理課程,原本即將於8月畢業,並已計劃於11月南下新加坡工作。

據悉,許淑琪當晚發現房門反鎖後,因為不想打擾舍監,才決定冒險爬窗回房。然而,她在爬出2樓窗口後,眼鏡卻掉落地上。她在視線模糊中雙手抓住1樓窗口的藍色屋瓦,想要繼續往下爬,結果發生意外。

醫生診斷顯示,死者右肺受創傷,後腦也有瘀血。週三下午,醫生在她後腦傷勢惡化後宣佈她腦死。到了週四(7月8日)下午3時許,在旁守候她的家人看著她的呼吸從越來越微弱直至完全停止,讓他們盡皆哀慟不已。

許淑琪的二姐許淑萍(24歲)在太平間受訪時,透露淑琪生前十分文靜,平時連接到交警的傳票時也會被嚇得放聲大哭,這一次卻大膽地爬出窗外,家人感到十分驚訝。

當記者詢及許淑琪為何不向院方或舍監索討後備鑰匙時,她的二姐許淑萍表示不瞭解學院宿舍的管理,也不知道每間房間是否擁有後備鑰匙。

此外,針對許淑琪洋名為Key一事,其二姐許淑萍說,淑琪從沒向家人說起取洋名為“Key”的原因,因此全家都不知道妹妹的洋名來由。

不過,她認為,妹妹取名為“Key”,最終卻因為攀牆回房取鎖匙而墜樓身亡是天意,似乎冥冥中已經註定。

許淑琪的遺體已運往高淵火車橋下衛生所,預訂7月10日舉殯。

好友設網頁悼念

許淑琪意外身亡後,她的朋友為了紀念她,在面子書設立一個“Key Khor-Forever In Our Heart”的網頁來紀念她。

她的朋友和同學紛紛留言,訴盡對她的思念,並祝福她永遠安息。

來自高淵的許翠銹說,由於和許淑琪的家鄉差不多同一地方,因此到伯樂學院後,成為很談得來的朋友。

她說,淑琪一開始拿的是資訊工藝證書,過後才轉到酒店管理系。

“淑琪個性活潑開朗,很愛開玩笑,是班上的開心果。”

疑風吹致房門反鎖

痛失好友的許翠銹說,淑琪生前洗澡時都不會關上房門,相信是風吹的關係才導致房門反鎖。

“如果她住的是兩人房,她還可以向另一名室友求助,但她生前入住單人房,沒人可照應,所以才會自想辦法爬回自己的房間。”

她指出,學校給每位住宿者一把鑰匙,不需要抵押金,學生如果弄不見鑰匙或有時會忘了帶,可以到辦公室索取備用鑰匙或致電舍監來打門。

她說,學生忘記帶鑰匙的案例時常發生,可能是這個關係,因此索取備用鑰匙會被罰款,一次是5令吉。

“雖然規則中強調會被罰款,但是院方會視情況而定,就像我時常忘了帶鑰匙,卻未曾被罰過。”

許翠銹和許淑琪住在同一女生宿舍,同層樓卻不同房間,她表示,宿舍的條規甚嚴,每人都有一張識別證,出門時要交給保安人員,回來後再領回。

“學生必須在晚上11時前回到宿舍,除了父母外,不能帶朋友進去。”

生前學過二胡愛唱歌

難以接受姐姐許淑琪已離開人世的殘酷事實的許淑嘉說,姐姐很愛唱歌,尤其到卡拉OK大展歌藝,更是姐姐的最愛。

“當歌手,是她第二的心願。雖然她不曾參加任何歌唱比賽,但她就是很喜歡唱歌。還有,她也學過二胡。”

詢及淑琪生前有無男友時,淑嘉只淡淡回了一句:“姐姐有位健談的男性朋友。自她出事後,他都一直守候在淑琪身邊。”

來自巴里文打的淑琪,生前在檳城伯樂學院攻讀酒店管理課程,並原定在8月畢業。

談到學業,淑嘉說,據她瞭解,姐姐原本計劃在畢業後,再攻讀商業系課程,可是,如今她再也無法實現目標了。

腦死血壓低無法捐器官

許淑琪生前曾向妹妹提出捐獻器官的意願,但醫生卻基於她在腦死期間因血壓偏低,而不鼓勵家屬進行任何器官的捐獻,結果,使她無法圓夢。

死者妹妹淑嘉接受訪問時說,“姐姐,她曾和我提過捐獻器官的事情,她希望往生後也能做好事,協助有需要幫忙的病人。”

她說,可是醫生卻告訴家人,由於死者在腦死期間的血壓偏低,因此已不適於進行任何器官的捐獻。

現年18歲的淑嘉,是於今日(週五,7月9日)在高淵火車橋下殯儀館接受記者訪問時,如是道出了姐姐生前的意願。

她還說,其姐姐的最大心願,是希望當空姐,可以到處飛來飛去。

“她很喜歡旅遊,也很嚮往可以到訪許多國家。所以,當空姐,是她名列的第一心願。”

姐姐:她是家裡開心果

因妹妹許淑琪失足摔死而傷心不已的許淑萍(24歲)說,淑琪生前是家裡的開心果,為人友善及開朗,而且也很外向,凡事都與家人交流。

她說,她們三姐妹的關係密切,特別是隨著爸爸買了一輛汽車給她們共用後,她們更不時見面,無所不談。

對於妹妹的不幸,她感到悲慟萬分。因為許家曾於2003年痛失至親,當年只有19歲的大哥俊安在吉輦發生的一場車禍中喪命。當時,其大哥所騎的摩多突然失控撞向燈柱後,不幸丟命。

大哥車禍喪命

另一方面,淑萍澄清,家人並沒有忍痛接受拔除妹妹淑琪喉管的建議,相反的,妹妹是安祥離世。

“家人是在接獲醫生的通知後,於週四下午3時15分在病房內圍住當時已腦死的妹妹。當時,妹妹的呼吸聲漸漸微弱,沒幾下,她就這樣走了……”

死者的四叔許國輝則不願多談此事,他說,“她人都沒了,已沒有甚麼好說的!”

死者許淑琪是許國財(50歲)及黃美玉(51歲)的女兒,也是古樓建築承包聞商許亞味的內孫。

死者的遺體是於週四晚從檳城被送至高淵火車橋下殯儀館,並於週六(7月10日)上午10時30 分舉殯,然後安葬在太平山莊。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2-10-2020 16: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