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原创] 下一站,幸福原創小說

[复制链接]
 楼主| Persephone 发表于 30-12-2009 00:05: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站 抉择

20b7e055-1904-4f38-bd3c-5a732ae1be1b_500.jpg


G弦之歌。

这首曲子,蕴刻着她所有的珍藏回忆,她与父亲的,她与光晞的,她童年的梦想与青春的爱恋,都随着旋律,静静地在空中悠扬。

最幸福与最惆怅的,最快乐与最哀伤 ,她曾经拥有许多,也失去许多,如今,该是勇敢告别的时候了。

对梦想告别,对青春告别,对她放不下的唯一爱恋,告别。

慕橙弹着琴,一遍又一遍,泪水滴落琴键,染湿了手,她终于控制不住颤抖的指尖……

“怎么不弹了?”一道沙哑地嗓音。

慕橙一震,以为是幼稚园老师,仓皇起身:“对不起,跟你们借了钢琴这么久,我马上带小乐……”她顿住,愕然发现站在面前的人竟是光晞。“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不是应该在欢送会现场吗?”

“我想在离开前,再见你们一面。”他面无表情。“小乐呢?”

“他在那儿。”慕橙指向蜷缩在音乐室角落,睡得安详的儿子。

“是听你弹琴睡着的吗?”

“嗯。”

“就跟我一样。”

“嘎?”她愣住。

“跟我当年一样,不是吗?”光晞直视她,黑眸深不见底。“我也是常听你弹琴,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你……”慕橙惊颤,双手用力掐住琴缘。“你怎么……”

“我想起来了。”他还涩涩地宣布。“虽然还不是很完整,不过关于你的事,我想起很多,我们是怎么认识的,那场模拟法庭辩论,还有你说要离开我。”

“光晞……”慕橙咬牙,脑海翻起惊涛骇浪,为何他看她的眼神如此冷漠?

“梁慕橙,我保护不了你,是吗?我连自己家的圣德堂都保不住,更别想保你,是吗?我只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吃不起苦,还会拖累你,是吗?”他一连串地逼问,每个字句都像陨石,烧融她胸口。

他真的都想起来了,偏偏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她们分手前那一幕,当时,他一定心很痛吧?

她泪眼迷蒙。“光晞,你听我说……”

他蓦地伸手箝握她肩膀。“你要说什么?你还想怎样打击我?你说的,还不够多吗?

他恨她 ,真的恨她,因为她当年,重重伤了他。“对不起,光晞。“

“不要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他怒吼,愤慨地摇晃她,有股冲动想狠狠甩她一巴掌。”毕竟你已经用身体报答过我了,不是吗?”

“我……”

“你不是说要跟花拓也去过好日子吗?那现在是怎么回事?”他讽刺地冷哼。“为什么你会变成单亲妈妈,还是跟以前一样要努力工作赚钱?花拓也呢?他怎么不保护你?怎么不把你娶回家当少奶奶?他……”

光晞倏地凛息,骇然朝睡在角落的小乐瞥去一眼,电光火石的念头击中他,他一时不知所措。“难道是因为……小乐是我的……”

“不,不是的!”慕橙猜出他要说什么,焦急地打断。“你别胡思乱想。”

但他愈是辩解,更显得欲盖弥彰,光晞心知肚明,眼神瞬间变化千万情绪。

“小乐是我儿子,对吧?”他一字一句地质问,意图走向小乐。

慕橙抢先一步挡住他。“拜托你,光晞。”她凄怆地摇头。“你都要结婚了。”

所以呢?她不让他认儿子,明知他们的过去却隐瞒着不说,这段时间,他是不是一直将他当傻瓜耍?

“梁慕橙,算你狠。”光晞握拳槌墙,强烈地恨意在胸口灼烧,这个女人,践踏了他年轻时最单纯的爱苗,她亲手掐死他的爱。“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想……怎样?”她容色惨白。

他淡淡扬唇,微笑犹如恶魔。“小乐,你死定了!”

慕橙惊恐,刹时领悟他话中含意,急忙冲向儿子一把抱起,小乐惊醒,奇怪地揉眼睛。

“妈咪,怎么了?”

慕橙不答,一心只想逃离光晞,光晞悠哉地跟在她身后,每个脚步声,听在她耳里,都像是来自地狱的召唤。

不行,她不能让他抢走小乐,谁都不准抢她儿子。

“妈咪,是外星人叔叔耶。”小乐发现身后的光晞,兴奋地从母亲怀里跳下来,想奔向他最崇拜的偶像。

慕橙连忙拖住儿子。“不可以,小乐,我们走!”

“为什么?妈咪,我要跟叔叔玩。”

“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叔叔,叔叔!”小乐哭着尖叫,虽只是个孩子,也感觉到母亲异常的决绝。

“小乐!”光晞听他声声泣喊,顿时心痛,追上来,从慕橙手中抢过孩子。

小乐投进他怀里。“叔叔,妈咪为什么不让我跟你玩?”

“因为我不是你叔叔。”光晞抚摸儿子的头。

“不是叔叔,那你是谁?”小乐天真的眨着泪眼。

“我是你亲生爸爸。”

当着慕橙的面,光晞沉声对儿子宣布。他不知道,这对她而言,等于是敲响了丧钟。

她无助地愣在原地,看文字开心的抓紧光晞,又笑又叫,他乐疯了,最崇拜的偶像竟然就是亲生爸爸,简直像梦一般美好。

“我就知道,就知道叔叔跟爸爸一定有关系,你跟妈咪形容的爸爸一模一样,你就是爸爸。”小乐眼睛发光,亮得像星星。

“是啊,我是你爸。”光晞怜爱地拥抱儿子。

不要这样,不要从她身边抢走小乐,他是她唯一的宝贝……

慕橙呆看这一幕,眼眸刺痛。“小乐,回来。’

“妈咪,是爸爸耶,是爸爸!“小乐不懂母亲的悲伤,欢快地冲着她喊。

她再也忍不住,拽住小乐的手。“跟妈咪走,小乐,我们走!”

“不要,妈咪,我要跟爸爸在一起……”

“跟妈咪走!”

两大一小拉扯之际,一记拳头挥过来痛扁光晞,将他击倒在地。

来人是拓也,在最危急的时候,解救了漫长,她如蒙大赦,急急抱起儿子。

“不要!妈咪,我要跟爸爸在一起,小乐要爸爸——”

“他说他要小乐,他要争取小乐的监护权!”

回到家,慕橙好不容易将歇斯底里地儿子哄上床,拓也追问来龙去脉,她愈说愈激动。“怎么办?拓也,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慕橙,你冷静点。”拓也稳稳握住她肩膀,他低头看她,见她披头散发,双目无神,一阵心疼。“你别这样,事情一定有办法解决的,不是任光晞想怎样就怎样。”

“可他已经拔了小乐的头发去验DNA,只要结果出来,他就会上法庭……我知道他办得到,他自己就是律师,他如果想要小乐的监护权,我一定抢不过他。”

“就算那样,还有他那个未婚妻呢,你想她那么高傲的一个富家千金,会甘愿抚养别的女人的小孩吗?”

“说不定她会呢?”慕橙不安。“光晞说她是小儿科医生,很喜欢小孩。”

“别人的小孩另当别论,可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生的小孩就难说了。”拓也劝慕橙。总之你先不要绝望,冷静想想,一定有办法的。“

“其实我想过了。”慕橙拂了拂凌乱的头发。“唯一的办法,就是我带小乐离开花田村。”

“你说什么?“拓也震惊。”你的意思是想让任光晞找不到你们?“

“嗯,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那他怎么办?他们母子俩离开花田村,他不等于也见不到他们了吗?无法就近照顾,教他如何放心得下?

“不行,我不赞成。”

“拓也……”

我不能让你们离开我的视线!“拓也激昂地扬言,跳起身,在室内来回踱步。“而且你们离开花田村,能去哪里?小乐有病,你个单身女人要照顾自己还有生病的孩子,很辛苦的。”

“我不怕辛苦,这六年来,我习惯了。”

“可是我怕!”拓也愤慨地瞪慕橙。“你这几年已经够苦了,我不要你继续吃苦,我,我……”他抿唇,挣扎片刻,不顾一切地吐露心声:“我想照顾你们!”

慕橙一愣。

“我想照顾你们母子俩。”拓也坚定地重复,走向慕橙,珍重地亲吻她额头。“嫁给我吧,慕橙。”

“可是……”慕橙迟疑,她一直只把他当好朋友啊。

“我知道你只把我当朋友。”拓也自嘲地撇唇。“可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慕橙,我怕连朋友都做不成,一直不敢向你表白,但现在……”

他搔搔头,神态有些赫然。“你也需要我,是不是,如果我们结婚,小乐有个爸爸,有健全的家庭,就算上法庭,法官也很可能会把监护权判给你,对吧?”

这倒是,双亲家庭总比单亲妈妈,在争取监护权时更有利。

“可我不能这样利用你。”慕橙忧伤地蹙眉。“这对你太不公平。”

“利用我吧,慕橙。”拓也淡然微笑,笑里。缠绕着解不开的痴情。“我很高兴能让你有用得上的地方,不管怎样?只要你需要我,我花拓也在所不辞。”

“拓也,你……”慕橙怜惜地望着他,其实这些年来,他对她是如何一往情深,她又怎会看不懂?只是情债,她还不起啊。

“你不用马上回答我,好好考虑,我可以等。”语落,拓也像怕她当场拒绝似的,匆匆转身走人。

慕橙呆坐在原地出神,丝毫没注意到小乐躲在一旁探头探脑。

*      *      *         *

糟糕,妈咪说不定真的会嫁给拓也哥哥,那爸爸怎么办?

小乐听到大人们谈话,很紧张,他不懂“监护权”怎么回事,也不太明白何谓“健全家庭”,只知道如果妈咪跟拓也哥哥结婚,那他跟爸爸一定会被拆散。

他不要,他想跟爸爸妈妈,三个人住在一起。

他取出妈咪交给他的手环,听说是爸爸送给他的,是通信器,可惜他研究好几天,还是不晓得怎么用。

该问谁呢?绝对不能问妈咪,也不能问拓也哥哥,那就……对了,去问村长爷爷吧,他是这个村最有分量的老人家,他一定知道怎么用这个通信器。

于是,小乐一个人坐上公车,来到村长办公室,村长正里里外外地忙碌着,根本没空理他,他在附近徘徊,却意外听说一个好消息。

有几个村民要开车将律师先生送的花送去台北,小乐知道“律师先生”指的就是他的外星人爸爸,决定偷偷跟着去。

他躲在车厢里,一路颠簸摇晃上台北,头很晕,他恨想吐,可他恨勇敢地忍着,不叫苦,不放弃。

几个小时候,货车终于停下,村民们有何着卸下花货,他也溜下车,在预定举行婚礼的现场到处晃,没看到一个陌生人,便抓着对方问:

“请问你知道小乐的外星人爸爸在哪里吗?”

“小鬼,你从哪里来的?”每个人都是不耐地回他。“这里很忙,去别的地方玩。”

问不到父亲的下落,小乐有些沮丧,但他仍努力振作,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最后,他遇见一个衣着高贵的中年妇人。

她正式方德容,特地抽空前来巡视婚宴现场的筹备情况,不料竟会被这么一个奇怪的小男孩缠上。

“什么外星人?你是谁家的孩子?你爸爸妈妈呢?”

“我妈咪不在这里,我也正在着我爸爸。”小乐天真地回答。

方德容注视他,忽然觉得这孩子的长相有些熟悉。“你妈咪是谁?”

“她叫梁慕橙,你认识吗?”

梁慕橙!方德容震撼,是安格曾经迷得她儿子晕头转向的女孩吗?时隔六年,她怎会突然出现?该不会是想破坏光晞跟以茜的婚礼?

一念及此,她板起脸,冷漠地赶小乐走。“孩子,你走开!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可是我要找爸爸。”小乐扁嘴,可怜兮兮的模样颇讨人喜爱。

方德容几乎心软,但她逼自己狠下心,召来警卫。“把这孩子带出去。”

“不要!”小乐挣扎。“我要爸爸,爸爸……呜……”腹部一阵痛楚袭来,他蓦地捧腹,蹲跪在地。

“喂,孩子,你怎么了?”

“我……好难受……”他晕眩得喘不过气,脸色白得像纸。

方德容惊骇地瞪他,半响,才找回说话的声音。“快叫车送这孩子去医院。”

窗外,飘落绵绵细雨。

细雨如丝,穿过一针针的愁,织在以茜身上。

她靠在窗边,想起前天晚上,未婚夫对她说的话——

“我有个孩子,已经验过DNA,确定是我的孩子没错。”

“是……梁慕橙的儿子吗?”

“是,你那天晚上也见过,他叫小乐,我想争取他的监护权。”

她看着未婚夫阴郁的神情,一夕之间,竟觉得他变得陌生。“你都想起来了,对不对?”

“对,我都想起来了。”他坦承,用一种近乎责备的眼神瞪她。“你也知道慕橙的存在,知道我过去跟她的一切,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

她怎么能告诉他?怎么又勇气?告诉他,等于失去他啊!

但她现在,也差不多是失去他了,虽然他仍表达愿意与她成婚,但她知道,他的心,已经不再自己身上了……

泪意,蓦地涌上以茜的眼眸,她用手蒙住眼,不肯面对现实。

光晞是她的,只要她接纳小乐,光晞会留在她身边的,毕竟六年前,是她陪他走过那段最痛苦的日子。

光晞爱她,她也爱光晞,他么会结婚,谁也阻挡不了……

“何医生,何医生!”一个护士扬声唤道。“有急诊病患!“

以茜回过神,眨回眼泪,跟着匆匆赶到急诊室,几个护士跟实习医生围着一个小男孩,其中还有个人,是她未来婆婆。

“以茜,你快救救这个孩子!”方德容迎上来,神色焦急。“他刚刚在婚礼现场,我赶他立刻开,结果不知怎地,他就晕倒了,你快看看那怎么回事?”

“好,我看看,你别担心。”她安慰方德容,挤过去一看,赫然发现躺在诊疗床上的竟是小乐。

是梁慕橙跟光晞的儿子。

以茜愣在原地,动也不动,实习医生跟她报告小乐呼吸与血型的数据,她置若罔闻,看着小乐的眼,逐渐迷蒙,脑海,隐隐浮现一个可怕的念头。

如果这孩子不存在,那光晞跟那个女人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牵绊了,她可以完完全全地独占光晞。

只要没有这孩子……

*      *      *         *

光晞接获通知,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医院,小乐施过急救,躺在病房里昏睡,而他的母亲,站在门外关切的张望。

“你怎么来了?”方德容看见他,大为震惊。“谁告诉你的?”

“是以茜。”光晞匆忙回应,只想马上冲进病房看儿子。“小乐怎样?他还好吧?”

“你……知道那孩子?”方德容花容失色。“这么说你跟梁慕橙见过了?”

“我岂止见过慕橙,我什么都想起来了。”光晞趁势对母亲宣布。

她吓坏了,不敢相信,见儿子神态仓皇,大感不妙。“所以,你该不会……不行!你不能跟她再有什么牵扯,她儿子怎样,不关你的事……”

“谁说不关我的事?小乐也是我的儿子!”

惊怒的咆哮,震慑了方德容。

“听说是因为你赶小乐走,小乐才会发病的。”光晞厉声指责母亲。“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自己的孙子?”

是她孙子?躺在病房里的,竟是她的孙子?方德容骇然无语。

光晞不理会她,进病房陪伴儿子,几个小时后,慕橙也来了,看见儿子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她几欲崩溃。

“小乐,小乐。”她心疼地抚摸儿子苍白的脸庞。

“他没事,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恶来。”光晞在一旁注视她,语音喑哑。

慕橙凝住动作,一遍又一遍地深呼吸,仍是止不住满腔怨怒,她跳起身,直逼光晞面前。“为什么会这样?小乐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你趁我不注意,带走他的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光晞蹙眉,她不明究里的指责,令他又狼狈又懊恼。“我在你心中,是那么卑鄙的人吗?会不说一声就从你身边偷走小乐?”

“那你说,不是你,还有谁会带他来台北?”她揪住他的衣襟,眼眸闪着痛心的泪光。“你知不知道我找不到小乐,有多担心?超过替他打针的时间,我有多着急?我怕他一个人在外面发病,怕他孤零零的,没有人帮他,我好像听见他在哭,哭着喊我妈咪,我知道他一定很害怕……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怎么可以这样带走她?我恨你,任光晞,我恨你……”

慕橙哽咽,雨不成调,光晞怜爱地望着她,想将她拥进怀里,她却用力推开他。

“不要碰我,不准你碰我!”她近乎歇斯底里地嘶喊,在两人之间划下界限。

光晞咬牙,这一刻好奇她,好想狠狠吼她一顿,却又想紧紧抱住她,安慰她不要哭泣。

因为他的心,会痛……

“梁慕橙,你知不知道你很可恶?”

“可恶的人事你,你偷走我儿子!”她指控。“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决不会让你抢走小乐。”

“梁慕橙……”

“别再吵了,你们两个别吵了。”稚嫩微弱的嗓音,惊醒陷入争执的两个人,两人同时回头,望向病床上的小乐。

他不知何时醒来了,坐在病床上,委屈地含着泪。

“小乐,你醒了!”慕橙奔向儿子。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痛?告诉妈妈,你哪里不舒服?“她激动地坚实儿子全身上下。

小乐却冷淡地推开她。“我要爸爸。“

“什么?”她愣住。“小乐,你说什么?”

“我要爸爸!”小乐哭喊。“妈咪你好坏,你不让我跟爸爸在一起,你要拆散我们,你是坏妈咪,小乐最讨厌你了!”

小乐……讨厌她?

慕橙震撼,她最疼爱的儿子,宁愿要爸爸,不要她这个妈妈?

她呆在原地,眼眸刺痛着,想哭,泪水却干涸,喉间噙着酸楚,吐不出一个字。

她想起当年,她是怎么熬过巨大的痛楚,生下小乐,而他出生时,那么瘦小,那么虚弱,她怕极,怕自己保不住这个孩子。

这些年来,她时时刻刻不敢放松,怕自己一个疏忽,又害孩子受苦,他生病,她背他去医院,他发烧,她彻夜不眠地照顾。

她爱这个孩子,很爱很爱,只要见到他童真可爱的笑容,她便觉得自己的人生是绚烂的彩色,他是她人生最宝贝的希望。

“小乐……”她颤抖地朝儿子伸出双手。

“妈咪坏蛋,为什么不让小乐跟爸爸在一起?我讨厌你,讨厌你!”

碰不到儿子的手,在半空中,颓然垂落。

*      *      *         *
她心碎了。

光晞站在走廊边,看名次蜷缩在角落,容颜埋入曲起的双膝之间。

她也许在哭,但他知道,她不会让他看见。

小乐的排挤,似乎另她大受打击,他不曾见过她如此绝望的神情。

光晞凝望慕橙,发现自己对她怀抱的恨意,在此刻,尽数消融。他只想保护这个伤心憔悴的女人,只想让她重现笑颜。

他悄悄来到以茜办公室,敲敲门。

以茜唤他进来,仿佛早料到他会来,表情毫不惊讶。“坐吧,我等你很久了。”她倒了一杯咖啡给他。

他接过咖啡。“谢谢你救了小乐。”

“应该的,我是医生啊。”她轻声笑。

他无语地望着她,在她笑容里,看出一丝勉强。

她知道他看透了,不再假装,苦涩地抿唇。“其实有一瞬间,我洗完那孩子不存在。”

光晞一震,手指扣住杯缘。

“我很可怕,对不对?”以茜苦笑。“连我自己都想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当时我怎么会有那种念头?根本完全失去当一个医生的资格。”

光晞没有责备她,他约莫猜得出来为何以茜会有那种念头,他只觉得抱歉。“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他深呼吸,闭了闭眸。“我想取消我们的婚约。”

“我就知道,我早猜到了。”以茜颤声低语,笑得既不自然。“我就知道你如果恢复记忆,一定会选择离开我,你以为这些年,我为什么拖延我们的婚礼?就是怕这一天会来。”

“原来你也是?”光晞讶异。

“有些事实命运,注定了就逃不掉。”以茜怅然。“就像你有一天必须面对遗忘的过去,我也必须承担欺骗你的代价。”她深吸口气,走向光晞。轻轻靠在他胸前。“再抱我一次,光晞,这是最后一次了。”

两人在苍黯的夜色里,无言地拥抱。

与前未婚妻达成共识后,光晞再度回到儿子病房,慕橙仍落寞地守在门外,他瞥她一眼,静静走进病房。

小乐睡得极不安稳,眉尖蹙着,小嘴喃喃。然后,他悚然从梦中惊醒。

“怎么了?”光晞握住他冰凉的小手。

“爸爸,爸爸。”小乐像寻求安慰似的,紧紧反握住他。“妈咪呢?”

“她走了。”光晞故意说。

“走了?”小乐呆住。“去哪里?”

“小乐不是说要爸爸,讨厌妈咪吗?所以妈咪走了,不会再来烦小乐了。”

“不是的,不是那样……”小乐顿然惊慌失措。“小乐没想赶妈咪走啊。”

“可是妈咪听说你讨厌她,伤心地离开了。”

“那怎么办?爸爸,小乐怎么办?”

“我不知道啊。”光晞假装没办法。

小乐急了,顾不得自己身体还不舒服,挣扎地要下床。“我去把妈咪找回来!”

“不行,你还在打点滴呢,不能乱动。”光晞阻止儿子。

“放开我,我要去找妈咪!”小乐惶恐地叫喊,好怕自己真的从此失去母亲。“妈咪,妈咪!是小乐不对,你别生气,别丢下我啊!”

“怎么回事?”慕橙听见病房内的骚动,惊慌的冲进来。“小乐,你不舒服吗?你没事吧?”

“妈咪!”小乐见到她,松一口气,整个人趴在她怀里,嘤嘤啜泣。“你不要生气啦,是我……是小乐不乖,我跟妈咪时候对不起,你不要……不要丢下我啦。”他抽抽噎噎,每一句话,都抽痛慕橙的心。

她拥紧儿子,安抚他“谁说妈咪要丢下你的?妈咪怎么可能舍得丢下小乐?我不走,我就在这里,别哭了,小乐,别哭了。”

“妈咪。”小乐还是继续哭。

光晞在一旁看母子相拥,微笑了。“小乐最喜欢的,其实还是妈咪,对不对?”

“嗯。”小乐哽咽地点头,伸手抹眼泪。“我最喜欢妈咪。”

“妈咪才是最重要的,对吧?”光晞又问。

“对,可是……”他也想要爸爸啊!为什么不能喜欢妈咪,也要爸爸?一定只能选一个 吗?

小乐抬头看父亲,泫然欲泣。

“我知道,小乐要妈咪,也要爸爸。”光晞明白儿子的心思,倾向前,拿手指戏虐地刮儿子粉嫩的脸颊。“这样吧,以后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好不好?”

小乐眼睛一亮,眼角还挂着泪,唇畔已漾开笑。“真的可以吗?小乐真的可以跟爸爸妈妈都在一起吗?”

“只要你妈咪同意,就可以。”光晞若有所指地望向慕橙。

她回迎他深刻的目光,怔仲无语。

*      *      *         *

“嫁给我,慕橙,我们结婚,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小乐再度入睡后,光晞拉着慕橙到走廊上“谈判”。

“你也希望小乐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对吧?他渴望有个爸爸,也需要妈妈,只要我们结婚,就可以实现他的愿望。”

“那……何以茜怎么办?”慕橙迟疑。“你不是要跟她结婚了吗?”

“我已经跟她取消婚约了,她也同意了。”
“你……”她蹙眉。
他抢在她拒绝前,撂下警告:“你别以为自己还能拒绝我,难道你真的希望我们闹上法庭争孩子的监护权吗?”
她一凛,对他强势的口吻很不悦。“那我也不一定非跟你结婚不可,拓也之前也向我求婚……”
“你说什么?你敢说要嫁给别的男人?”光晞猛然掐握她肩膀,气得快抓狂。“你听着,我不会允许的,你跟小乐都是属于我的,我不会让给任何人!”
六年前,慕橙离开他,宁愿选择花拓也,六年后,同样的事情难道又要重演?
不行!他不允许,绝对不准!
“说Yes,你只有这个答案!”他命令。
这男人怎么这么霸道啊?
慕橙郁恼地咬牙。她真不懂,他明明恨她,为何还坚持娶她?他以为一对不想爱的男女成婚,会幸福吗?
“我知道了,你想惩罚我,对吧?”她忧伤地凝望他,以为自己找到了解答,芳心沉落谷底。“随便你怎么做吧,我不在乎,都无所谓了——”
 楼主| Persephone 发表于 30-12-2009 00: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一站 幸福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疯神月 发表于 30-12-2009 00: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这和戏剧的有什么分别~ 嘿黑
 刚刚上来YANBONG,但不知从何开始爬贴?欢迎使用论坛导读功能
pussycat 发表于 3-1-2010 02:3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话
我要看
tv的 还要等啊~
ADVERTISEMENT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o Yeapi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3-4-2018 13:39 , Processed in 0.057672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