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推荐] 金萱《离婚老爸》续缘.情未了之二

[复制链接]
Persephone 发表于 3-6-2009 18:4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Persephone 于 19-6-2009 00:47 编辑


续缘.情未了之二《离婚老爸》
花园1172
金萱 / 着 
上架日期:2009年五月18日周一
我叫姜仲宇,今年九岁,我的爸妈离婚了,在我三岁的时候,
早我一分钟出生的双胞胎老哥和爸住,我则幸运的和妈住,
那个臭花心老爸六年来女朋友一个接一个换、一个比一个漂亮,
人家老妈才不像他,都是一个人专心的照顾我、努力作曲赚钱,
不过最近我有最新发现喔!家里开始出现男人的袜子、刮胡刀,
没多久,唱老妈的曲子变天王的大明星蓝斯居然住了进来,
耶耶耶,终于出现比老爸帅、比老爸有钱的男人了,
这种老妈即将有第二春的天大好消息,我是一定放送出去的啦!
瞧老爸紧张兮兮兼火力全开的速速杀来跟踪老妈,
三两下就宣布复合,说我们一家四口准备合体过幸福快乐生活,
我真的想不到老妈的春天这么会转弯,转了六年又转回老爸那,
可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气死人的臭老爸啦,
听说他在爷爷那奢华到一个不行的生日宴上和别的女人订婚了,
那女人还怀了他的孩子,见鬼了,这样我们一家怎么合体……


楔子

  我的父亲?

  瞪着黑板上的作文题目,姜仲宇一双俊眉慢慢地皱了起来。

  他将视线从黑板上的作文题目移到老师脸上,耐心的等她写下第二个作文题目让他选择,怎知老师却放下粉笔,接着巴啦巴啦的说了一堆不用她说,他也知道的废话。

  所以,就只有这么一个作文题目,我的父亲?

  他的眉头不自觉的又皱得更紧了。

  这个题目对他来说其实不难,虽然他的爸妈早已离婚多年,但是隔周他就会被老爸派来的司机接到台北去和老爸、老哥相处个两天一夜,所以基本上他还是有个离婚老爸可以写的。

  虽然他写出来的不见得是好话,作文交出去之后,极有可能会因此害自己被老师列入辅导名单中,通知老妈要注意,可是叫他写我的父亲,结果八成就是这样。

  不过这不是重点啦,重点是连希根本就没有老爸,连老爸姓啥名啥,长得是圆是扁、是高是矮都不知道,要连希怎么写这个作文题目啊?

  老师在出作文题目时,难道都不会想一想班上同学里,可能会有人没有爸爸吗?

  撇了撇唇,他举起手来,却听见连希那个少根筋的家伙已经大声发问道:「老师,没有爸爸的人,可以写妈妈吗?」

  那个笨蛋!

  没有爸爸还讲那么大声,不怕同学以后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吗?真受不了他。

  不过班上没有爸爸的人,好像还真不少,除了他和连希举手外,另外还有两个人也同时间举起手来。

  他们也没有爸爸吗?是和连希一样真的没有爸爸,还是像他一样有个不太想写的离婚老爸?

  真是好奇。

  

Viruses 发表于 2009-5-18 12:34
  

  第一章

  「妈,司机叔叔快来了,我下去等他喔?」

  姜仲宇从房里背着包包走出来,扬声向不知道人在屋里哪一角落的母亲道别。

  今天是他到台北去和老爸、老哥同住两天一夜的日子,虽然他对没什么责任感,每回他上台北的第一天都不见人影,直到星期天早上才见得到人的老爸颇有微词,也一点都不想去,但是为了和可怜的老哥作伴,他还是得去。

  他呀,真的很庆幸自己比老哥晚出生一分钟,排行老二,要不然的话,现在跟老爸同住的可怜人就是他了,真是好家在。

  「好。」艾采儿从后门的阳台上探出头来,朝客厅的方向应声道,「仲宇,帮妈妈抱伯宇一下,跟他说妈妈爱他。」

  「我才不要。老哥下星期就来了,到时候要抱妳自己去抱。」姜仲宇嘟嚷的回道。

  「你说什么?」她没听清楚。

  「我说我不要,老哥下星期就来了,到时候要抱妳自己去抱啦。」姜仲宇大声的再说一次。

  「干么这么小气,帮妈一个忙都不肯?」艾采儿走进客厅,蹲下身来替儿子将衣领翻好。

  「男生抱男生很恶心耶。」

  「又不是叫你去抱别的男生,是抱哥哥耶。」

  「老哥也是男生呀。」

  「妈妈只是叫你抱一下而已,还没叫你亲耶。」

  「恶~」

  姜仲宇立刻发出一个作呕的声音,外加一个鬼脸,让艾采儿看了真的是好气又好笑。

  「算了、算了,妈不求你了。快下去吧,别让李司机等久了。」

  「那我走喽,拜拜。」

  「拜拜。」

  「对了,妈。」姜仲宇走到大门前,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事,又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艾采儿轻挑秀眉,好整以暇的看着儿子,不知道他又忘了什么。

  「我不在的这两天妳要去约会喔,不要一个人整天都待在家里。」

  儿子一本正经的交代,让她呆了一下,差点笑出来。

  「你要妈妈跟谁去约会?」她哭笑不得的问。

  「男朋友呀。」姜仲宇理所当然的答。

  「妈哪来的男朋友呀?」她失笑的摇头。

  「可是——」他偶尔会发现家里出现男生才会用的东西,例如香烟、打火机、男生穿的大袜子,还有刮胡刀,那些难道不是妈妈的男朋友留下来的吗?姜仲宇有些疑惑。

  「不要可是了,快点走,不要让李司机等太久了。」她将儿子往大门外推送出去。

  「妈,记得要去约会喔。」姜仲宇等待电梯时,再次认真的回头交代,「最好是找一个比老爸帅、比老爸有钱,可以把老爸比下去的男朋友,妳若喜欢他的话,随时都可以结婚没关系,我一点也不介意妳再婚。我说的是真的。」

  「好啦,知道了,快点走。」她好笑的虚应,将儿子推进电梯里,挥挥手,等电梯门关上,转身回到家里关上大门之后,忍不住放声又笑了好一会儿。

  哈哈哈……真的太好笑了!

  比老爸帅、比老爸有钱,还可以把老爸比下去的男朋友?

  儿子呀儿子,你以为这条件真的这么简单呀?如果妈妈要照你所开的条件去找男朋友的话,这辈子大概永远也找不到第二春。况且感情这种东西,可不是有钱或帅可以取代的,小孩子的想法终究是小孩子的想法。

  艾采儿失笑的摇着头,走到后阳台将未晾完的衣服晾好后,再煮了杯咖啡进琴房,掀开琴盖,将昨晚完成的曲子弹一遍,做最后的修改。

  她是一名作曲人,笔名儿采,拜大明星蓝斯在几年前唱红了好几首她写的歌之赐,现在的她在作曲界还算挺有名的,唱片公司都会主动向她邀歌,让她不必烦恼写出来的歌会没人要。

  琴音悠扬,她修长纤细的十指在黑白键上行云流水般的滑动着,弹奏出一连串美丽动人的音符,盈满琴房。

  突然之间,一双大手从身后抱住她,让她指间的琴音顿时变了调。

  她回头,还来不及开口发出任何一点声响,她的唇已被整个覆盖住,紧接而来的便是一记狂野热情的深吻,吻得她头昏脑胀,差点喘不过气来。

  他稍微松开她的唇让她可以呼吸,继续往下滑向她敏感的耳垂吮吻着,让她不由自主的一声喘过一声。

  他继续逗弄她耳朵周边的敏感带,让她有些难忍的将手探进他衣服里,抚摸他腰背,顺着他的背脊由下往上,再由上往下,轻轻地用指腹滑过,一次、两次……

  「磨人精。」他沙哑的说,猛然将她的手从他身上拉开,然后一把脱去她身上的衣服。

  「等一下……房间……」她低喃的提醒。

  他却置若未闻,一把脱去她的上衣后,改脱她的裤子。

  他的动作太过迅速,让她防不胜防,一下子就被剥得精光。他突然又一把将她抱到钢琴上,让钢琴发出好大的声响,也让她惊吓得倏然瞠大双眼。

  「等一下,不要——啊……」

  她想阻止他的孟浪,在钢琴上?这样不行。怎知他却冷不防扳开她的双腿,手就这样猛然覆上她腿间,开始一连串羞人而且直接又火热的逗弄。

  「啊……」

  艾采儿无法自己的闭上眼睛,低喊出声,感觉他的手不停的在她腿间抚摸拨弄,让她愈来愈紧绷,呼吸和心跳也愈来愈快。

  他突然抽手,让她沮丧得差点啜泣出声,接着她感觉他将她的身子往下拉,钢琴再度发出几个不协调的声响,下一秒,他的硕大已冲进她体内,填满她疼痛的空虚。

  他的第一次总是激烈而急躁的,只要让他进入便会全力冲刺,毫不保留。

  他将她定在钢琴上,一次又一次在她体内用力冲刺,让她遏制不住一次又一次的低喊出声,伴随着的是不时被压弹到的紊乱琴声。

  来势凶猛的高潮让她紧抵着他叫喊出声,而他则又冲刺了几次才浑身一僵,哆嗦的压在她身上达到高潮。

  他们俩的呼吸同样急促,心也跳得一样快,她觉得浑身无力,他则沉重的压在她身上,一样耗尽了体力。

  琴房里一片沉静,紊乱的琴音随着他们的静止不动也静了下来,不再响起。

  过了一会儿,钢琴突然响起「叮」的一声,他撑起身体,抬起汗湿的脸,对她微微一笑。「还好吗?」声音低沉沙哑。

  「若弄坏我的钢琴,你要赔我。」艾采儿娇瞋他一眼,轻喘的对他说。

  「好。」他毫不犹豫的回答,低头缓慢地亲吻着她,仍停留在她体内的分身随着他的亲吻慢慢地又坚硬粗壮起来,然后从容不迫的再度在她体内移动着。

  她的呼吸不由自主又乱了起来,才刚要平息的欲望与悸动也再度被他撩拨起来,但敏感的身体却又有点承受不住。

  「别这样——啊……」她求饶的想叫停,怎知他却忽然将她拉下钢琴,让他瞬间顶进她体内最深处的那一点。

  她倒抽一口气,立刻用双臂紧紧环住他的颈项,再用双腿紧紧圈住他,分不出是怕跌倒,还是情不自禁,让他忍不住沙哑的低笑出声。

  她抬起头来瞋他一眼,他则低头吻她一记,就这样让她圈着他,他抱着她从琴房走回她房间继续他们第二次、第三次的欢爱,直到两人都筋疲力尽,再也挤不出一丝力气为止,这才交颈相拥而眠。

  窗外太阳渐渐西沉,月亮东升。

  夜晚笼罩大地。

  「她是谁?」姜仲宇瞪着在厨房里为他们煮晚餐的女人,臭着脸问坐在电视机前打电动的双胞胎哥哥。

  「老爸的新任女友。」姜伯宇头也不回的答,双眼始终专注在电动上。

  「又换一个?之前那个呢?」姜仲宇皱紧眉头。他记得上个月的时候,老爸的女朋友还不是这个人啊。

  「走了。」

  「走去哪儿?」

  「谁知道。」

  「我以为爷爷上次跟我说老爸会和那个女人结婚?」他的眉头又紧了些,一点也不像个九岁的孩子。

  「每一个和老爸交往超过三个月的女人,爷爷都会这样说。」姜伯宇边打电动边说,一顿,他补充道:「老爸说不用理爷爷说的话。」

  「什么意思?」

  「谁知道。」

  姜仲宇转动脑袋,认真的思考这句「不用理爷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老爸只爱交女朋友,从没想过要再结婚吗?

  想一想,老爸和老妈也离婚好多年了,好像早在他读幼儿园之前就离了,所以他才会在新竹和连希一起长大。这样算起来,老爸和老妈离婚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虽然老爸一直都在交女朋友,而且女朋友一个比一个漂亮,但是到现在都没再结婚,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吗?

  不对,这种说法不就是指老妈是蛇吗?老妈才不是蛇呢。

  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想了又想,仍想不出一个答案,便找一旁的老哥集思广益。

  「老哥,你觉得呢?」

  「觉得什么?」

  「老爸交了那么多女朋友,为什么都没有再结婚?」

  「谁知道。」姜伯宇耸了耸肩。

  又是这三个字。姜仲宇看他一副满不在乎又无所谓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挡在他与电视之间,不让他打电动。

  「你和老爸住在一起,怎么会不知道?」他质问道。

  姜伯宇瞪了老弟一眼,见他依然故我的站在他与电视之间一动也不动的,只好放下手中的摇杆,将打到一半的游戏Gameover。

  这电动挺好玩的,听老弟说,里头的音乐有一半是老妈做的曲,所以电玩还没上市他们才能沾老妈的光先玩为快。不过他若想玩个尽兴,大概得等卢人的老弟回去之后才行。

  「那你和老妈住在一起,你知道老妈为什么没再结婚吗?」他反问老弟,希望他能明白自己问的问题有多愚蠢。

  谁说住在一起,就一定知道对方的脑袋在想什么呀?而且他们还是小孩子,哪里知道大人心里在想什么?

  「老妈又没有男朋友,要和谁结婚?」姜仲宇理所当然的回答,一顿后,他突然神神秘秘的说:「老哥,我跟你说喔,老妈好像有男朋友了。」

  姜伯宇闻言,瞬间瞠大双眼。

  「你说什么?你刚才不是说老妈没有男朋友吗?怎么现在又说有了?」他迅速的问道。

  「因为我发现家里出现一些奇怪的东西。」

  「什么奇怪的东西?」

  「香烟和打火机,还有袜子和刮胡刀。」

  姜伯宇愣了一下。香烟和打火机及刮胡刀他可以理解,但是——「袜子?」他疑惑的看着老弟。

  「男生穿的。」

  「你怎么知道是男生穿的,而不是老妈的?」他皱起眉头。

  「因为老妈的脚比我还小,我穿都太大了,怎么可能是老妈的?」姜仲宇翻个白眼,「而且即使那袜子真是老妈的,那个刮胡刀也不可能会是老妈的吧?」

  姜伯宇皱紧眉头,不确定是否该将弟弟的话当真。

  老妈真有男朋友了?

  那老爸怎么办?

  他总觉得老爸身边虽然不断有新的女朋友出现,但是心里想的、爱的仍然是老妈,这可以从老爸卧室里仍挂着老爸和老妈的婚纱照看出端倪,虽然老弟总是说老爸只是工作忙到没时间把它从墙上拿下来而已。

  「其实我很赞成老妈交男朋友,想结婚也可以,只要她喜欢就行。」姜仲宇表明立场。

  姜伯宇难以置信的瞪向老弟。「你在胡说什么?」他生气的大叫。

  「我才没有胡说,我是认真的。」姜仲宇一脸正经的看着哥哥。「老哥,难道你不希望老妈再结婚吗?」

  「我为什么要希望?」

  「老爸一直在交女朋友,但老妈却始终是一个人,我去上学的时候,她就一个人,等我愈来愈大她还是一个人,永远都是一个人。一个人会很孤单寂寞的,如果老妈再结婚的话,就有个叔叔可以陪她了。」

  姜伯宇蹙紧眉头,闷不吭声。

  「伯宇、仲宇,吃饭了。」在厨房里忙了半天的林丽玉这时走向他们,装熟的对他们柔声叫唤。

  姜仲宇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唇,没有移动的打算。

  「仲宇,阿姨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什么都煮了一点。你们吃吃看,喜欢什么、觉得什么好吃,再跟阿姨说,以后阿姨会多做点。」她脸上有着讨好的微笑。

  「好,谢谢阿姨。」姜伯宇礼貌的点头回应。

  「老爸呢?他不回来吃晚饭吗?」姜仲宇转头问哥哥。

  「我刚刚有打电话给他,他说工作还没做完,要我们先吃。」林丽玉柔声道。

  姜仲宇很想回她一句,「我又没问妳!」不过想一想,如果她向老爸告状说他没礼貌,而老爸又将这责任推到老妈身上的话,那岂不是害到老妈?所以还是算了,合作一点好了。

  他默默地走到餐桌边,坐下来,拿起碗筷,埋头吃饭。不难吃,但也没好吃到哪里去,还是老妈煮的饭菜最好吃。

  「好吃吗?」林丽玉讨好的问。

  「好吃。」姜伯宇直点头。

  「我妈煮的比较好吃。」姜仲宇直接道,感觉老哥踢了他一下。

  姜仲宇瞪他一眼,皱起眉,「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结果又被老哥踢了一下,害他不甘示弱也回踢他一下,两兄弟在桌下踢来踢去,玩得不亦乐乎,林丽玉却苦了脸,不知道是否该出声制止他们,叫他们专心吃饭。

  后母是这么难为的角色吗?

  她真的想当这两个捣蛋鬼的妈妈吗?她忍不住自问。

  可是姜堪是那么的帅,而且又有钱,出手又大方,说话的声音又好听,一举手一投足都深深地吸引她,让她怦然心动,只想嫁给他,成为众多女人羡慕的姜太太。

  啊——她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喔!

  所以,不管了,她还是想嫁给姜堪,想当姜太太。

  至于眼前这两个捣蛋鬼根本就不是问题,只要等她怀孕之后,马上就能母凭子贵了。

  况且这两个小孩都已经这么大了,很快就能独立自主,根本用不着她照顾或管教,而且他们应该也不希望她管他们吧?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现在暂时先忍耐一下,等她成了这个家的女主人之后再说。

  女主人……

  想象着自己披婚纱嫁给姜堪,怀孕时被他细心呵护的画面,林丽玉不由自主的从微笑到咧嘴笑,没注意到那对双胞胎早已停止玩闹,正以疑惑的表情看着她。

  这个阿姨的脑袋是不是哪里有问题啊?

  「老爸。」

  姜堪才刚躺到床上,伸手拿起遥控器准备开电视看段新闻再睡觉,突然听见儿子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儿子抱着自己的枕头,站在房门前看着他。

  他有一对双胞胎儿子,老大伯宇跟他生活,老二仲宇则跟前妻同住,两个都一样聪明伶俐、早熟,而且懂事,是对让他不管带到哪儿都觉得骄傲的孩子。

  他对儿子招招手。

  小家伙立刻走进房里,把房门关上,抱着枕头飞奔着跳到床上。

  平常他工作忙,和儿子相处的时间有限,只有在每天早上送他到学校那段路程,和偶尔不用加班时,才有机会和儿子相处。

  本来他们是还有假日可以相处的,但单周儿子得去新竹陪他妈妈,双周换老二上来陪他们父子俩,他的关心又得一分为二,没办法多分给老大,补偿平日欠他的关心。所以他便和儿子达成协议,只要他还没熄灯睡觉,不管多晚,他都可以来找他这个老爸谈心。

  结果几次下来,他发现小家伙只要碰到一些难以启齿,或百思不得其解,必须拖很长时间才说得出口,或问得尽兴的事情时,就会主动抱着枕头来找他,然后直说到睡着为止,还满可爱的。

  「怎么了?」等儿子放好枕头,舒舒服服的躺下后,姜堪才好奇的开口问。

  「老爸,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姜伯宇沉默了一下,才坐起身来,以一脸认真的表情看着他。

  「好,给你问。」他也回以认真的神情。

  「如果,我是说如果……」姜伯宇欲言又止,眼神飘忽,仍然犹豫不决。

  「如果什么?」他问。

  「我是说如果……如果……」

  姜堪耐心的等他挣扎完,一边好奇的忖度着是什么事让儿子这么难以启口?

  他记得上回他这模样的时候,是想到新竹陪他妈妈过年,而不想和他回爷爷奶奶家,儿子当时也是抱着枕头跑到他房间跟他如果了半天。

  「老爸,如果妈妈有喜欢的人,要结婚的话,你会赞成吗?」

  儿子终于将问题问出口,不过内容却出乎意料之外,让他有些错愕。

  「你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问?是不是仲宇跟你说了什么?」他很疑惑。

  「仲宇说老妈好像交男朋友了。」姜伯宇闷闷的说。

  姜堪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一点古怪。

  「仲宇说妈妈有男朋友了?他怎么知道?妈妈跟他说的吗?」他追问道。

  姜伯宇摇了摇头。「仲宇发现家里有男生用的东西。」

  「什么东西?」

  「刮胡刀、香烟、打火机和袜子。」

  姜堪皱了皱眉头。

  「仲宇说他赞成妈妈再婚,只要妈妈喜欢就可以了,可是我不喜欢。」他一副心情低落的样子。「如果妈妈结婚的话,以后我还可以到妈妈家住吗?妈妈还有时间陪我们玩wii,带我们出去玩吗?而且如果仲宇叫他爸爸,那我也要叫吗?可是我不想叫别人爸爸。」

  一顿,姜伯宇抬起头,以一脸觊觎、期望的表情看着他。

  「老爸,你真的不爱老妈了吗?如果老妈真的要和别人结婚,你也赞成吗?你和老妈真的没办法再在一起,没办法再结一次婚吗?」

  面对儿子满脸的期待,姜堪突然无言以对。
觉得不错,分享给朋友吧!
ADVERTISEMENT
 楼主| Persephone 发表于 3-6-2009 18: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日子每天都一成不变,老妈还是一个人,没有交男朋友,也没有出门约会,怎么会这样呢?

  在姜仲宇看来,老妈长得比任何阿姨都漂亮,有时候她去学校或是安亲班接他,他注意到好多叔叔都在偷看老妈,还有人会故意走上前只为了问一句,「他是妳儿子?」来接近老妈,简直就像白痴一样。

  老妈是受欢迎的,是漂亮的,但为什么就是交不到男朋友呢?他真是搞不懂。

  最近他去老爸那里,都会遇到那个笑得好假的林阿姨,他实在是好讨厌她,真不知道老爸到底喜欢她哪一点,这回为什么还不赶快换一个新的女朋友,真是讨厌!

  走出电梯,他从书包里拿出钥匙,自己开门。

  过去因为有好几次老妈关在琴房里工作到忘了时间,又听不见他按门铃的声音,害他一个人坐在楼梯间等了半天,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便升格成钥匙儿童了。

  开门进屋,姜仲宇低着头先卸下肩膀上的书包,便一屁股坐在玄关的椅凳上脱下鞋子,一边扬声朝屋里叫道:「妈,我回来了。」

  「你回来啦,仲宇。」

  妈妈好听的声音突然变成一个低沉感性的男声,姜仲宇呆了一下,立刻以最快速度回头,只见一个长得好帅的叔叔从躺卧在沙发上的姿态缓慢地坐起身来,同时对他咧嘴微笑。

  好帅!简直是帅到破表,直接把他的帅老爸给比了下去。

  等一下,他为什么觉得眼前这个帅叔叔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他用力的想了一下,然后遏制不住的在下一秒钟大叫出声。

  「蓝斯!」

  「答对了。」大明星蓝斯朝他眨了眨眼,微笑。

  姜仲宇张口结舌的看着他,第一次看见只出现在电视里的人出现在面前,让他有种不可思议、好酷、有点害羞又紧张的感觉。

  不过他真的长得跟电视里一样高、一样帅耶!

  问题是,电视里的大明星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里呢?老妈人呢?

  「你妈妈去超级市场买东西了,现在不在家。」注意到他转头找人的动作,蓝斯开口对他说。

  所以现在家里只有他在?姜仲宇双眼一亮,脸上小心翼翼的神情顿时被浓厚的好奇所取代。

  「蓝斯叔叔,你是妈妈的朋友吗?」

  「对。」蓝斯点点头。

  「很好的朋友吗?」

  超过十年的交情,加上他职业倦怠,被周遭的人烦到不堪其扰,想找个可以完全信任的人和地方休息一阵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儿采这点来看,他们应该可以算是很好吧?

  「对。」他再次点头。

  「男朋友吗?」

  蓝斯一呆,忍不住笑了。

  儿采的儿子还真聪明,懂得循序渐进这一套,活像个小狗仔一样,真是可爱。

  「男的朋友。」他纠正的说。

  但姜仲宇却只注意到他没有说不是,所以就是喽?他双眼发亮。

  原来老妈真的交了男朋友,还是一个大明星、大帅哥。哈哈哈,这下子老爸真的被比下去了啦,因为这个明星叔叔真的比老爸帅,又比老爸有钱。

  哼哼哼,臭老爸,活该,谁叫你不爱老妈,还这么花心,交了一大堆女朋友,你就等着被气到昏倒吧,哼!

  大门外突然传来钥匙声,接着门锁被打开,艾采儿从外头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回来啦。」她看见儿子,先对他一笑,才抬头看向客厅里的蓝斯问:「你们俩互相介绍过了吗?」

  「还没,不过妳儿子已经先认出我是谁了。」蓝斯挑唇微笑。

  「可见你是真的超级巨星,连小孩子都认识你。」艾采儿微笑的说,替他感到高兴。

  她将去超市买回来的东西提到厨房放,再折回客厅,把儿子拉到蓝斯面前,正式替两人做介绍。

  「这是我儿子姜仲宇,今年九岁,就读国小三年级,是我的心肝宝贝。」她的语气里有着为人母的骄傲。

  听见妈妈的介绍词,姜仲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肝宝贝?恶~

  看见他的小动作,蓝斯只觉得好笑。这小家伙真可爱。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o Yeapi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19-4-2018 23:49 , Processed in 0.07411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