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大马] 潘俭伟批中央拯救水务公司

[复制链接]
lwk88 发表于 5-3-2009 14: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潘俭伟批中央拯救水务公司
李永杰 | 3月4日 下午2点27分
随着中央政府介入雪州政府收购和重振雪兰莪水务课题,使到谈判濒临破局后,雪州八打灵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左图)炮轰国阵中央政府的举措,其实就是一项浪费纳税人金钱的拯救行动。

他表示,雪州政府基于让人民能够享有更廉价和更好的水供服务,因此企图收购和重整雪州4家水务公司。

不过,雪州政府在过程中却面对水务公司不合理的要求,如今更在谈判进行期间,遭遇中央政府的介入,并且另行提出丰厚的收购条件,让雪州政府原本的谈判破局。

在雪兰莪,负责水供服务的公司有4家,其中商峰(Puncak Niaga)、雪州水务控股(Splash)和阿巴斯财团(Abass)负责水处理部分,而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则负责水供分配的工作。

潘俭伟昨晚在隆雪华堂举行的“雪州水务风暴:私营化政策vs公共利益”讲座上,发表了上述看法。

潘俭伟指出,水务公司在谈判过程,提出政府必须承担水务公司的债务和赔偿未来利润的要求。

对此,潘俭伟直批,“我们说大道有大盗,但是水供也有海盗!”

公司债台高筑却发高额红利


他表示,雪州的水务公司也通过发放高额红利的途径,让公司老板自肥,但另一方面却大肆向外举债,让公司债台高筑。

潘俭伟进一步指出,如今这些水务公司却转过来向政府喊穷,说没有办法还债,宣称若政府不协助他们的话,水供服务将中断,也对他们之前的投资不公平。

水务
控股
债务高达16亿令吉

“以雪州水务控股(Splash)来说,在短短6、7年内,它已经发放5亿7千多万的红利,他们投资的钱其实都已经赚回来了,但是他们(公司)的债务却高达16亿。”

他炮轰道,水务公司却“忘记”自己已刮走了高额的花红。这样的做法无疑是“赚钱自己先拿,债留给政府”。

竟要政府代还债赔未来利润


潘俭伟也说明,当雪州政府企图收购这些水务公司之际,这些公司却厚颜地要求他们清还债务,同时赔偿他们的“未来利润”。

潘俭伟驳斥说,水务企业不能等同于一般的企业,如麦当劳,因为它是政府特许事业,“首先,政府以前都有让你(水务公司)赚钱;而且当你拿(水供特许)的时候,你又有没有赔偿政府的未来利润呢?”

雪政府拒绝不合理收购条件

他也说明,如今国阵中央政府介入收购行动,同时也准备答应水务公司所开出的不合理条件,即承担水务公司的债务和赔偿未来利润。

“就像州务大臣(卡立)私下曾说,‘不要剥国家两次皮’。雪州政府反对赔偿债务和未来利润。这是不合理的。所以我们说(中央政府)这次(收购)是拯救行动。”

管理层挥霍无度使水费提高


此外,他说明,由于雪州水务公司内部有太多的“肥肉”,导致后者无法给提供廉价的水供。相对于槟城的水费,雪隆一带居民必须多付将近3倍的水费率。

“普遍而言,一个家庭的用水量在38立方米的话,那么在槟城就要缴11.96令吉(水费),但是在雪州却要还32.85令吉,所以差别就这么大,将近3倍。”

动用三千多万购买豪华汽车


潘俭伟现场更揭露,雪州水供公司管理层的挥霍无度,甚至曾经耗资3千多万令吉来购买豪华汽车。

潘俭伟宣示,若雪州政府能成功收购和重整水务公司的话,他们有信心可以在近期内将水费调降25%。他表示,其中理由很简单,民联雪州政府并非以赚钱为目的。

陈仪乔:水公司呈报告自肥


另一方面,雪州政府“水务重组检讨委员会”成员陈仪乔(右图)昨晚也受邀担任昨晚讲座的主讲人之一。

她透露,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在去年5月提出一份“政府亏,人民亏,一面倒完全照顾雪州水供公司利益的‘完美’报告”。

“这项报告建议中央政府成立一家水务公司,让收购所有水供公司的资产,然后在把资产注出给雪州水供公司,同时给它唯一的执照,成为全国唯一的水务公司。”

要政府出210亿收购并还债


根据这份报告书,中央政府除了愿意以95亿令吉收购4间水供公司外,后者还要为雪州水供公司,和其他3间水供公司付还所有的债务(82亿),也要为雪州水供公司付还地的租金,及其他每年要缴纳的款项(34亿),总共要付210亿零吉。

这位雪州公正党宣传主任更指出,未来水务公司也要政府每三年让它增加水费15%,同时负责赔偿受遣散员工,并且得以免缴公司所得税。

“好像我们跪着求水务公司”

陈仪乔强调,上述报告提出的条件极不合理,“他们(雪州水供公司)的姿态就是这样,好像我们跪着求他去做全国唯一的水务公司。”

她指出,国阵中央政府目前似乎根据这份报告进行收购,所以相对于雪州政府开出的57亿令吉的收购价,这些水务公司将获得极端丰厚却不合理的利润。

批评中央政府维护水务公司


陈仪乔指出,雪州政府不能够接受这样的不合理条件,因此希望结束与这些水务公司垄断的局面,但无奈却面对国阵中央政府的阻扰。

她批评说,中央政府处处维护水务公司,放弃自己手中的权力,纵容贪腐揽权现象。首先,即使雪州水供公司已违反多项合约条文,但是中央政府却拒绝取消该公司的特许经营权。

水务公司多次违反特许合约

陈仪乔现场揭露,雪州水供公司在2005到2007年间,雪州水供公司发出工程合约共20亿,超出雪州水务监督部(JKAS)所通过的18亿顶限。

此外,雪州水供公司也没有依循合约公开召标,其中涉及款项高达6亿令吉。而且,该公司在颁发工程合约过程中,没有州政府代表在场。

中央政府拒用法令中止合约


她指出,雪州政府基于这项违约现象,于2008年12月19日致函中央政府,建议终止雪州水供公司的特许经营权合约,可是却被中央政府拒绝。

其次,中央政府也拒绝动用2006年水供服务业法令第191(5)条款,让雪州政府顺利接管雪州水供公司。

该条款阐明,“所有因本条款执行时引起涉及公众利益的课题,都必须由部长做出决定。有关决定必须是最后之决定,同时各造必须给予遵守,不得被挑战、上诉、评估、撤销或带上法庭”。

黄文强:水荒又水灾怪现象

昨晚同样受邀演讲的“槟城观察”协调员黄文强(左图),不改其独树一格的思维,针对大马现代水供管理的哲学提出了批判。

他提醒现场观众,在1997至98年之间,雪隆地区曾经同时面对水荒和水灾的尴尬情况,一方面没有自来水,另一方面,“外头”的水却过多。

大马水资源无平衡分配管理


黄文强指出,这种吊诡的例子说明,大马水资源并没有获得平衡的管理和分配。

“一方面,我们建立众多沟渠,企图让雨水快速流走,另一方面,我们却拼命寻找水源,建立水坝。”

欧美用新概念来管理水资源

他现场通过图片展示,欧美国家如何利用分散于各社区的小型集水设施,非一体和中央化的排水系统,同时让雨水能够重新渗入土地的城镇、道路和水沟设计,来减少水灾和善用雨水资源。

黄文强强调,中央集权式水供管理将是问题的根源。他举出吉隆坡的精明渠道的例子,说明大型一体化的做法将带来重重的问题。

这位长期的环保工作者也提醒国民,应该同时从削减水资源消费着手,而非一昧要求削减水价格。

刘敬文:民众关心政府小心


《东方日报》主笔刘敬文(右图)则指出,若人民对某项课题能够有高度的关注,则政府将被迫重视人民的意愿,进而改善其服务的品质和效率。

他举出例子说明,随着人民对大道不合理合约的醒觉,最近政府宣布的补偿拆除两个收费站的兴建高架天桥合约,当中平均每公里造价只有5300万令吉,相对过去已形相当廉价。

透明公开招标是问题的解答

他强调,假如工程能够透明化,并且公开自由招标,则很多问题都能够迎刃解决。

如此一来,他希望公众都能够多多关注和表达对今天水务课题的立场,政府就不敢恣意而为,必须谨慎行事。

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雪隆福建会馆社经组、雪隆潮州会馆社经组、《独立新闻在线》和人民之声昨晚8点假隆雪华堂联办“雪州水务风暴:私营化政策vs公共利益”讲座。

尽管早前下了倾盆大雨,导致吉隆坡多处水灾和大塞车,但现场仍吸引了30名观众出席,主持人是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委员杨安泰。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13-6-2021 15:4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