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转贴] 預知夢

[复制链接]
Persephone 发表于 29-4-2008 01: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英 國 首 相 史 賓 塞 ‧ 帕 奇 夫 夢 見 自 己 被 暗 殺 的 場 面 。
結 果 不 幸 此 夢 竟 然 成 真 。

一 八 一 二 年 五 月 的 某 個 早 晨 , 英 國 首 相 史 賓 塞 ‧ 帕 奇 夫 , 把 他 自 己 在 天 晚 上 所 做 到 的 夢 , 告 訴 了 他 的 家 人 , 至 於 夢 中 的 情 景 , 則 是 這 樣 的 ︰

「 當 英 國 首 相 史 賓 塞 , 帕 奇 夫 在 眾 議 院 的 走 廊 時 , 突 然 , 有 一 位 拿 著 手 槍 的 男 人 ,站 在 他 的 前 面 , 這 一 位 男 人 , 穿 著 暗 綠 色 的 上 衣 , 而 衣 服 上 的 鈕 扣 還 閃 閃 發 光 。

這 位 男 人 默 默 無 言 的 站 在 那 裡 , 不 久 , 他 就 拿 起 手 槍 , 朝 著 英 國 首 相 史 賓 塞 ‧ 帕 奇夫 的 胸 部 射 擊 。 結 果 , 子 彈 剛 好 射 到 首 相 的 心 藏 , 而 使 得 英 國 首 相 一 命 歸 天 了 !

約 翰 維 莫 是 政 治 一 點 都 沒 有 興 趣 的 實 業 家 , 可 是 , 在 一 八 一 二 年 五 月 三 日 夜 晚 , 他卻 夢 到 自 己 站 在 眾 議 院 的 走 廊 前 面 。 正 在 這 個 時 候 , 他 看 見 一 位 穿 著 綠 色 上 衣 的 男人 , 拿 著 手 槍 朝 著 另 外 一 個 男 人 射 擊 , 被 射 擊 的 男 人 , 就 斷 氣 的 躺 在 地 上 。 後 來 ,經 過 調 查 的 結 果 , 這 位 已 經 死 去 的 男 人 , 就 是 英 國 首 相 史 賓 塞 ‧ 帕 奇 夫 。

約 翰 維 莫 夢 到 這 裡 以 後 , 就 從 夢 中 驚 醒 過 來 , 而 把 夢 中 的 情 景 , 告 訴 了 睡 在 身 旁 的妻 子 。 當 他 說 完 這 個 夢 之 後 , 又 不 知 不 覺 的 睡 著 了 。 可 是 , 約 翰 維 莫 又 做 了 同 樣 的夢 , 等 他 張 開 眼 睛 時 , 天 還 沒 亮 。 於 是 , 約 翰 維 莫 又 昏 昏 沉 沉 的 睡 著 了 , 這 一 次 ,他 又 再 一 次 夢 到 同 樣 的 夢 。

整 個 夜 裡 , 約 翰 維 莫 一 共 有 三 次 , 夢 到 同 樣 的 夢 境 。

這 種 不 可 思 議 的 夢 , 一 直 縈 繞 在 約 翰 維 莫 的 腦 海 裡 。 因 此 , 到 了 第 二 天 的 早 晨 , 約翰 維 莫 就 把 他 所 做 到 的 夢 , 告 訴 了 他 的 朋 友 , 而 彼 此 商 量 一 個 辦 法 來 , 看 是 要 去 見英 國 首 相 呢 ? 還 是 寫 一 封 信 告 訴 他 , 自 己 所 做 到 的 夢 呢 ? 可 是 , 約 翰 維 莫 的 朋 友 ,卻 一 笑 置 之 的 勸 告 他 , 不 要 把 這 個 夢 放 在 心 上 。

約 翰 維 莫 做 到 這 個 夢 , 是 在 五 月 三 日 到 五 月 四 日 的 夜 晚 。 而 英 國 首 相 史 賓 塞 ‧ 帕 奇 夫 做 到 這 個 夢 , 卻 是 在 五 月 十 日 到 五 月 十 一 日 的 夜 晚 。

當 英 國 首 相 把 自 己 做 到 的 夢 , 告 訴 了 他 的 家 人 以 後 , 家 中 的 每 一 個 人 , 都 有 一 種 不祥 的 預 感 。 因 此 , 他 們 都 勸 阻 首 相 , 今 天 不 要 去 參 加 會 議 。 可 是 , 英 國 首 相 卻 說 今天 的 會 議 非 常 重 要 , 那 能 因 為 做 了 一 個 可 怕 的 夢 , 就 不 去 參 加 的 呢 ? 於 是 , 首 相 還是 按 照 原 來 的 行 程 計 劃 , 到 眾 議 院 參 加 會 議 。

一 八 一 二 年 五 月 十 一 日 午 前 , 英 國 首 相 史 賓 塞 ‧ 帕 奇 夫 , 正 在 眾 議 院 的 走 廊 行 走 時, 突 然 , 大 一 頭 髮 散 亂 的 男 人 , 從 柱 子 的 後 面 跑 出 來 。 這 個 男 人 的 手 中 , 拿 著 一 隻手 槍 , 朝 著 首 相 的 胸 膛 射 擊 。 於 是 , 首 相 就 當 場 死 亡 。

這 位 殺 害 首 相 的 男 人 , 經 過 政 府 官 調 查 , 是 一 位 不 滿 政 府 施 政 的 精 神 病 患 , 而 且 ,這 位 兇 手 也 是 穿 著 暗 綠 色 的 上 衣 , 衣 服 上 還 鑲 著 閃 閃 發 光 的 鈕 釦 。

符 合 現 實 的 夢 境

英 國 一 位 著 名 的 作 家 魯 多 亞 德 , 也 是 一 位 才 藝 出 眾 的 詩 人 。 他 在 一 九 ○ 七 年 , 曾 經得 過 諾 貝 爾 的 文 學 獎 。 有 一 天 , 他 把 自 己 做 到 的 奇 怪 的 夢 , 告 訴 了 他 的 朋 友 。 以 下就 是 魯 多 亞 德 所 做 到 的 夢 的 內 容 ︰

「 盛 裝 打 扮 的 魯 多 亞 德 , 正 要 參 加 一 個 在 大 廳 裡 所 舉 行 的 典 禮 儀 式 。 在 大 廳 裡 的 男 男 女 女 , 每 一 個 人 都 盛 裝 打 扮 的 來 參 加 此 盛 會 。

當 典 禮 儀 式 正 在 進 行 的 時 候 , 在 魯 多 亞 德 的 前 面 , 站 著 一 位 非 常 胖 的 男 人 , 因 此 ,他 什 麼 也 看 不 見 。 當 典 禮 儀 式 典 禮 儀 式 結 束 的 時 候 , 人 群 們 開 始 往 大 廳 的 前 面 移 動。 可 是 , 就 在 這 個 時 候 , 有 一 個 男 人 抓 住 了 魯 多 亞 德 , 而 後 對 魯 多 亞 德 說 ︰ 「 想 和你 談 一 談 ! 」

過 了 六 個 星 期 之 後 , 魯 多 亞 德 正 如 他 所 做 到 夢 一 樣 , 去 參 加 一 個 盛 大 的 典 禮 儀 式 。而 當 典 禮 儀 式 開 始 的 時 候 , 在 魯 多 亞 德 的 前 面 , 正 好 站 著 一 位 非 常 胖 的 男 人 。 因 此, 他 什 麼 也 看 不 清 楚 。

過 了 一 久 , 當 典 禮 儀 式 完 畢 的 時 候 , 許 多 人 們 都 往 出 口 的 方 向 移 動 。 可 是 , 就 在 這個 時 候 , 有 一 個 人 , 突 然 , 抓 住 魯 多 亞 德 上 衣 的 袖 子 , 然 後 對 魯 多 亞 德 說 ︰ 「 我 想和 你 談 一 談 好 嗎 ? 」

雖 然 , 這 位 男 子 所 說 的 話 並 沒 有 什 麼 , 可 是 , 對 魯 多 亞 德 來 說 , 他 所 做 的 事 , 竟 然 會 成 為 事 實 航 的 實 現 , 那 才 真 正 是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情 啊 !

愛 兒 托 夢 告 知 下 落

一 九 四 ○ 年 , 當 英 軍 自 敦 克 爾 克 海 港 撤 退 的 時 候 , 有 一 位 名 叫 詹 姆 斯 霍 克 的 排 長 下落 不 明 。 而 他 的 母 親 赫 雷 絲 夫 人 , 當 時 正 住 在 英 國 的 愛 拉 巴 卡 城 市 。 如 果 說 詹 姆 斯雷 克 排 長 已 經 死 了 , 可 是 在 軍 隊 裡 面 , 又 沒 有 他 被 埋 葬 的 紀 錄 。 況 且 , 自 敦 克 爾 克海 港 撒 退 的 時 候 , 的 確 是 有 許 多 人 下 落 不 明 的 。

一 九 五 六 年 , 詹 姆 斯 霍 克 排 長 的 母 親 赫 雷 絲 夫 人 , 察 覺 到 自 己 的 生 命 已 經 剩 下 不 多。 於 是 , 在 她 自 己 去 世 之 前 , 急 於 想 要 知 道 自 己 的 兒 子 到 底 死 在 那 個 地 方 ? 或 者 是到 那 裡 去 了 ?

在 某 一 天 的 夜 裡 , 正 如 赫 雷 絲 夫 人 所 願 望 的 事 , 她 夢 到 了 自 己 的 兒 子 。 在 夢 中 , 赫雷 絲 夫 人 正 走 在 一 個 立 許 多 白 色 幕 碑 的 陸 軍 公 幕 裡 , 當 她 走 到 墓 地 的 盡 頭 時 , 突 然看 自 她 的 兒 子 微 笑 的 站 在 前 面 , 而 後 又 迅 速 的 消 失 掉 了 。

赫 雷 絲 夫 人 夢 見 愛 子 告 知 下 落 。

由 於 這 個 夢 , 赫 雷 絲 夫 人 更 想 要 去 找 出 自 己 兒 子 的 墓 地 。 於 是 , 她 就 匆 匆 忙 忙 的 到法 國 敦 克 爾 克 去 。 而 且 , 來 到 和 夢 中 一 模 一 樣 的 陸 軍 墓 地 。 當 赫 雷 絲 夫 人 和 同 行 士官 們 , 環 繞 墓 地 好 幾 圈 以 後 , 赫 爾 絲 夫 人 終 於 看 到 她 的 兒 子 在 夢 中 出 現 的 地 方 。 於是 , 她 就 對 同 行 的 士 官 們 , 指 出 她 兒 子 出 現 的 地 方 , 而 這 些 同 行 士 官 們 , 也 在 那 個地 方 做 了 個 標 誌 。

當 赫 雷 絲 夫 人 回 到 英 國 以 後 , 收 到 了 一 封 信 。 這 封 信 指 出 , 在 挖 掘 做 了 標 誌 的 那 個地 方 之 後 , 突 然 發 現 到 詹 姆 斯 霍 克 排 長 的 雪 茄 煙 盒 、 唸 珠 , 以 及 有 赫 雷 絲 夫 人 相 片的 項 鍊 。

過 了 不 久 , 赫 雷 絲 夫 人 又 親 自 到 法 國 的 敦 克 爾 克 去 , 為 她 的 兒 子 , 立 了 一 個 白 色 的 墓 碑 , 以 表 示 永 恆 的 追 思 與 掉 念 。

拯 救 愛 人 的 夢 境

波 蘭 共 和 國 有 一 位 名 叫 瑪 娜 的 少 女 , 夢 到 一 個 關 於 她 的 愛 人 斯 達 可 尼 亞 , 下 落 不 明的 可 怕 的 夢 。 這 是 一 九 一 八 年 十 月 的 事 情 。 斯 達 可 尼 亞 因 為 波 蘭 共 和 國 的 軍 人 , 所以 , 當 地 參 加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的 時 候 , 就 生 死 不 明 的 在 戰 爭 漩 渦 中 消 失 掉 了 。

在 瑪 娜 所 做 的 夢 中 , 斯 達 可 尼 亞 正 在 黑 暗 的 隧 道 中 , 摸 索 著 走 著 , 過 了 不 久 , 斯 達可 尼 亞 就 使 盡 全 身 的 力 量 , 搬 弄 著 身 邊 的 石 塊 , 以 及 碎 木 頭 。 當 他 氣 盡 力 竭 的 時 候, 斯 達 可 尼 亞 好 像 崩 潰 了 一 般 , 整 個 人 跪 在 地 上 。

這 個 奇 妙 的 夢 境 , 瑪 娜 已 經 夢 見 好 幾 次 了 。 自 從 一 九 一 九 年 的 夏 季 中 旬 開 始 , 瑪 娜所 做 的 夢 , 並 不 是 都 完 全 一 樣 而 沒 有 任 何 的 改 變 。 從 這 時 候 開 始 , 她 所 做 的 夢 是 建築 在 丘 陵 上 的 城 堡 , 突 然 倒 塌 下 去 , 而 石 塊 及 碎 木 塊 到 處 積 著 。 不 久 , 就 從 瓦 礫 當中 , 傳 來 求 救 的 聲 音 , 那 個 聲 音 正 是 斯 達 可 尼 亞 所 發 出 來 的 。

這 個 聲 音 好 像 是 從 瓦 礫 堆 下 面 所 傳 出 來 的 , 於 是 , 瑪 娜 就 搬 運 石 頭 瓦 礫 , 可 是 , 這一 些 石 頭 瓦 礫 非 常 的 多 , 似 乎 一 直 都 搬 運 不 完 。 當 瑪 娜 傷 心 的 回 頭 看 的 時 候 , 這 個夢 境 突 然 消 失 了 。

神 秘 的 夢 境 , 常 是 日 有 所 思 , 夜 有 所 夢 的 結 果 !

瑪 娜 醒 來 之 後 , 就 把 她 所 夢 到 的 一 切 , 對 她 的 母 親 訴 說 。 而 她 的 母 親 , 也 把 這 件 事情 告 訴 了 村 落 裡 的 和 尚 , 村 落 裡 的 和 尚 就 半 信 半 疑 的 認 為 瑪 娜 大 概 是 精 神 衰 弱 , 才會 做 到 如 此 的 夢 。

可 是 , 瑪 娜 並 不 認 為 自 己 是 精 神 衰 弱 , 才 會 做 惡 夢 的 。 她 心 想 那 座 倒 塌 下 來 的 城 堡, 到 底 在 那 裡 呢 ? 如 果 要 去 尋 找 的 話 , 大 概 也 不 是 那 麼 容 易 的 … …

這 個 可 怕 的 夢 境 , 一 直 圍 繞 瑪 娜 的 腦 海 裡 。 於 是 , 有 一 天 , 瑪 娜 就 離 家 出 走 , 尋 找那 座 倒 塌 下 來 的 城 堡 。 夜 晚 來 臨 時 , 瑪 娜 就 睡 在 道 路 旁 邊 。 當 她 飢 餓 時 , 就 向 農 夫就 一 些 食 物 來 充 飢 。

一 九 二 ○ 年 的 四 月 二 十 五 日 , 瑪 娜 走 到 一 個 名 叫 斯 洛 達 的 村 落 , 當 她 爬 到 附 近 一 個 小 山 丘 上 面 的 時 候 , 突 然 看 見 和 她 夢 中 一 模 一 樣 的 城 堡 。

「 啊 ! 對 了 , 這 是 和 夢 中 一 樣 的 城 堡 , 一 定 就 是 這 個 城 堡 , 絕 對 沒 有 錯 的 ! 」

瑪 娜 不 知 不 覺 的 叫 著 , 兩 眼 都 流 下 了 淚 水 。 於 是 , 她 就 急 急 忙 忙 的 跑 到 田 舍 旁 邊 ,想 要 攀 登 到 城 堡 上 面 。 可 是 , 由 於 她 長 途 跋 涉 , 體 力 不 勝 負 荷 , 因 此 倒 臥 在 地 上 。這 時 , 村 落 裡 的 人 都 跑 過 來 , 抱 住 瑪 娜 。 由 瑪 娜 只 有 拚 命 的 張 開 嘴 巴 , 用 手 指 著 小山 丘 山 面 的 城 堡 。

「 在 那 裡 ! , 在 那 裡 ! 」

村 落 裡 的 巡 警 , 仔 細 聽 著 瑪 娜 所 說 的 話 。 而 這 位 巡 警 心 想 那 座 城 堡 , 是 在 好 幾 百 年 前 就 有 的 , 為 什 麼 瑪 娜 會 如 此 的 興 奮 呢 ?

瑪 娜 體 力 恢 復 之 後 , 就 把 她 所 做 的 夢 , 詳 詳 細 細 的 告 訴 村 落 裡 的 人 。 可 是 , 卻 沒 有 一 個 人 相 信 她 的 話 。

當 瑪 娜 全 力 在 搬 運 瓦 礫 石 頭 的 時 候 , 村 落 裡 的 人 , 也 幫 她 在 搬 運 。 到 了 第 二 天 , 他們 挖 到 一 個 小 洞 , 而 且 , 從 那 個 小 洞 裡 面 , 可 以 聽 到 一 些 像 是 人 在 喊 叫 的 聲 音 。

「 請 救 救 我 ! 」

當 瑪 娜 聽 到 那 聲 音 之 後 , 於 是 , 大 聲 的 喊 叫 ︰

「 啊 ! 我 聽 到 人 的 聲 音 了 ! 」

瑪 娜 一 邊 哭 泣 , 一 邊 拚 命 的 搬 運 石 頭 瓦 礫 。 即 使 她 的 皮 被 刮 破 , 而 流 出 血 來 , 也 不點 不 畏 縮 。 這 時 , 村 落 裡 的 人 , 都 被 她 的 行 為 舉 止 所 感 動 。 因 此 , 大 家 都 協 助 她 一起 搬 運 石 頭 瓦 礫 。

過 了 沒 多 久 , 斯 達 石 可 尼 亞 就 奇 蹟 似 的 獲 救 了 。 由 於 二 年 的 黑 暗 生 活 , 他 的 臉 色 都發 白 , 衣 服 也 襤 樓 不 堪 , 而 眼 睛 在 霎 那 之 間 , 也 無 法 張 開 , 當 瑪 娜 看 見 自 己 的 愛 人斯 達 可 尼 亞 時 , 更 是 興 奮 的 流 出 喜 悅 的 淚 水 。

不 久 , 斯 達 可 尼 亞 就 對 瑪 娜 , 說 明 了 整 個 事 情 的 經 過 。 原 來 是 斯 達 可 尼 亞 在 巡 查 這座 古 堡 的 時 候 , 突 然 , 敵 人 的 砲 火 攻 打 這 座 城 堡 。 因 此 , 整 個 城 堡 全 部 倒 塌 下 來 ,堵 住 了 出 口 , 而 斯 達 尼 亞 就 陷 在 這 座 城 堡 裡 。 在 這 二 年 的 時 間 裡 , 斯 達 可 尼 亞 就 靠吃 老 鼠 肉 , 以 及 同 伴 屍 體 來 維 持 生 命 。

由 於 瑪 娜 的 夢 , 使 得 斯 達 可 尼 亞 能 奇 蹟 似 的 獲 救 , 最 後 , 瑪 娜 和 斯 達 可 尼 亞 終 於 有 情 人 終 成 眷 屬 。

預 知 空 難 的 發 生

有 四 個 引 擎 的 可 恩 斯 德 魯 德 的 大 型 飛 機 , 當 它 在 水 面 上 低 空 飛 過 , 飛 到 眼 前 的 跑 道 時 , 突 然 在 一 瞬 之 間 , 引 擎 著 火 而 整 架 飛 機 化 為 灰 燼 。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做 了 這 個 惡 夢 , 而 從 夢 中 驚 醒 過 來 。 這 個 時 候 , 是 一 九 六 三 年 一 月 二 十 九 日 的 午 前 三 點 。

「 啊 ! 是 不 吉 利 的 夢 ! 」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一 邊 用 手 撫 摸 著 額 頭 , 一 邊 自 言 自 語 的 說 著 。 夢 中 這 架 可 恩 斯 德 魯 號的 大 型 飛 機 , 主 要 的 駕 駛 員 , 是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的 先 生 , 她 的 先 生 目 前 正 在 執 行 勤 務當 中 。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預 先 夢 見 先 生 所 駕 駛 的 飛 機 在 著 陸 時 會 起 火 燃 燒 的 空 難 事 件 。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想 到 這 個 夢 之 後 , 怎 麼 睡 也 睡 不 著 。 於 是 , 她 就 打 電 話 到 她 先 生 服 務 的 航 空 公 司 去 。

「 空 難 事 件 ? 我 們 沒 有 接 到 任 何 的 報 告 啊 ! 」

這 是 航 空 公 司 的 回 答 。 而 且 , 她 先 生 所 駕 駛 的 這 架 飛 機 , 目 前 正 在 東 部 地 方 航 行 中 , 還 要 好 幾 天 的 時 間 , 才 能 回 到 西 部 來 。

可 是 ,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還 是 放 心 不 下 , 就 把 這 事 件 , 告 訴 自 己 的 親 戚 朋 友 , 以 及 附 近 的 鄰 居 們 。 而 大 家 也 只 是 安 慰 她 不 要 相 信 這 個 夢 。

而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 接 連 著 好 幾 天 , 都 做 著 同 樣 的 夢 。 於 是 , 她 更 加 感 覺 到 不 安 。 因此 , 就 在 一 九 六 三 年 二 月 三 日 星 期 日 的 早 晨 ,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又 再 一 次 的 打 電 話 到 她先 生 所 服 務 的 航 空 公 司 詢 問 。 而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所 擔 心 的 事 情 , 卻 一 直 還 沒 有 發 生 。事 實 上 , 她 的 先 生 在 今 天 早 上 , 才 能 到 舊 金 山 的 國 際 飛 機 場 。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安 心 的 放 下 電 話 筒 。 可 是 , 就 在 這 個 時 候 , 她 突 然 想 起 夢 中 的 那 架 飛 機 , 是 在 著 陸 之 前 , 才 引 擎 著 火 燃 燒 的 。

這 種 不 祥 的 感 覺 , 一 直 縈 繞 在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的 腦 海 裡 。 於 是 , 她 又 打 電 話 到 航 穴 司詢 問 , 就 在 這 時 候 , 她 先 生 所 駕 駛 的 可 恩 斯 德 魯 號 的 飛 機 , 就 在 著 陸 之 前 , 引 擎 著火 燃 燒 了 , 飛 機 上 的 五 名 機 員 , 包 括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的 先 生 在 內 , 全 部 都 死 掉 了 。

這 件 空 難 事 件 發 生 之 後 , 美 國 加 州 報 紙 , 都 以 頭 條 新 聞 來 加 以 報 導 這 件 事 情 。 並 且, 還 寫 著 「 倫 可 比 亞 夫 人 在 空 難 事 件 發 生 的 前 五 天 , 就 在 夢 中 知 道 了 」 的 標 題 。

夢 見 林 肯 之 死

美 國 總 統 林 肯 被 暗 殺 的 事 情 , 稱 得 上 是 美 國 歷 史 上 的 一 件 大 新 聞 。

世 界 上 所 謂 的 「 世 紀 犯 罪 」 , 計 有 林 多 巴 可 二 世 的 誘 拐 殺 人 事 件 , 以 及 林 肯 總 統 的 暗 殺 事 件 。

林 肯 總 統 的 暗 殺 事 件 , 雖 然 經 過 數 百 次 的 調 查 , 可 是 , 卻 沒 一 點 實 際 的 結 果 。 據 說林 肯 總 統 被 暗 殺 的 前 十 天 , 他 曾 經 做 了 一 個 很 奇 妙 的 夢 。 以 下 所 述 的 , 就 是 林 肯 總統 所 做 的 夢 。

有 一 天 , 林 肯 總 統 很 晚 才 起 床 , 那 是 因 為 他 為 了 等 待 重 要 的 電 報 , 很 晚 才 去 睡 覺 。而 且 , 那 一 天 晚 上 , 林 肯 總 統 在 夢 中 聽 見 了 哭 泣 的 聲 音 , 那 種 聲 音 好 像 是 有 許 多 人在 哭 泣 一 樣 。

於 是 , 林 肯 總 統 就 起 床 , 走 到 樓 下 去 。 在 樓 下 也 同 樣 聽 到 器 泣 的 聲 音 , 只 是 不 見 任何 人 的 蹤 影 。 即 使 林 肯 總 統 打 開 所 有 房 間 的 電 燈 , 以 及 檢 查 所 有 的 家 具 , 都 沒 有 發現 任 何 人 的 蹤 影 。 那 個 哭 泣 的 聲 音 , 究 竟 是 從 那 裡 傳 來 的 呢 ? 林 肯 總 統 決 定 要 查 明真 象 。

曾 夢 見 自 己 死 亡 的 美 國 總 統 林 肯 。

當 林 肯 總 統 走 過 附 近 的 幾 間 房 子 , 來 到 一 間 位 於 東 邊 的 房 子 時 , 看 見 了 一 個 奇 怪 的影 像 。 那 是 這 間 房 子 的 中 間 , 放 了 一 個 穿 著 衣 服 的 死 人 , 而 在 這 個 死 人 的 周 圍 , 有許 多 人 聚 集 著 在 哭 泣 。

「 是 誰 死 掉 了 呢 ? 」

林 肯 總 統 詢 問 站 在 旁 邊 的 一 個 人 。

「 是 大 總 統 , 他 被 暗 殺 了 ! 」

這 個 人 如 此 的 回 答 。

當 這 個 人 回 答 完 之 後 , 聚 集 的 人 群 更 加 大 聲 的 哭 泣 。 過 了 不 久 , 林 肯 總 統 就 醒 來 了 , 對 於 這 個 奇 妙 詭 異 的 夢 境 , 他 一 直 耿 耿 於 懷 , 而 徹 夜 未 眠 。

第 二 天 , 他 就 把 這 個 夢 , 告 訴 他 的 太 太 , 結 果 , 林 肯 夫 人 流 著 眼 淚 說 ︰

「 妳 不 要 擔 心 , 我 不 是 一 直 都 很 平 安 無 事 的 嗎 ! 只 是 我 太 疲 倦 了 。 才 會 做 到 如 此 的 夢 , 不 要 把 我 所 說 的 話 , 放 在 心 上 , 要 想 開 點 啊 ! 」

可 是 , 過 了 沒 幾 天 , 林 肯 總 統 所 做 的 夢 , 終 於 成 為 事 實 了 , 一 八 六 五 年 四 月 十 四 日的 午 後 十 點 , 當 林 肯 總 統 以 及 夫 人 在 劇 場 看 表 演 的 時 候 , 林 肯 總 統 卻 被 一 位 名 叫 約翰 ‧ 烏 魯 庫 斯 布 西 的 演 員 暗 殺 了 , 而 在 第 二 天 十 五 日 午 前 七 點 二 十 二 分 去 世 。

觉得不错,分享给朋友吧!
ADVERTISEMENT
材帮帮主 发表于 29-4-2008 01: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好妙哦
这就是所谓的梦想成真吧
但很多都是唔老利的
JackZero 发表于 29-11-2009 16: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比较有兴趣知道
他们是怎样发这个梦的~~~
 刚刚上来YANBONG,但不知从何开始爬贴?欢迎使用论坛导读功能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o Yeapi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0-4-2018 22:54 , Processed in 0.06452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