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蒲種:礦湖

[复制链接]
Persephone 发表于 23-3-2008 20: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單從礦湖的面積,可以想想鍚礦到底有多大。
這個在蒲種區內的礦地,曾經在20年前發生過吞噬19條人命的坍塌慘案。看著廢礦湖,可以想像當年的日子有多艱苦。

蒲種有許多新興房屋,都是建在填土地上。(檔案照片)
自那夜起,阿亮每天晚上總是會在睡夢中被這樣的哭聲吵聲。

我慘呀……咿鳴鳴鳴……嚎…嚎……
嚎嚎…鳴…慘哪……咿…鳴鳴……慘呀…鳴鳴鳴……我慘呀……
嚎嚎…鳴…咿…咿鳴鳴鳴……嚎…嚎……
慘哪……慘哪……

“慘慘慘!我比你還要慘!你到底有完沒完?”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了,阿亮實在是忍無可忍,再度對著窗外暴喝起來!

“你到底是怎麼了?”三番數次被吵醒,睡在阿亮身畔的妻子阿妙也變得暴躁起來:“你不睡別人還要睡的,每天晚上起來大吼大叫4、5次,你是不是有神經病?”

“嚇……阿妙……妳…妳聽,哭聲…哭聲又傳來了!”阿亮眼球往上翻,神經兮兮地四處張望,還緊張得用十隻手指,緊緊地箝著妻子的手臂。

“那裡有甚麼哭聲,你的吼聲我就聽到一清二楚!”阿妙厭惡地將阿亮的手摔開。

“為甚麼,為甚麼只有我一個人聽到?”阿亮用手,緊緊地掩蓋著自己的耳朵,不勝痛苦。

畢竟是夫妻,阿妙見狀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語氣是過份了,而且她也發覺到,丈夫的臉色的確是很枯黃,不但臉頰深凹了下去,連黑眼圈也出來了,看起來真的很憔悴,她不由心痛起來。

想了一會,她便溫言相勸:“我看,你是工作太累了才會有幻覺,不如明天拿一天假期,在家好好休息一下。”

“不!我今天晚一定要把那哭聲找出來,再這樣下去我遲早會瘋掉的!”阿亮邊說,邊發狂般從床上爬起來,向窗口撲去!

“喂,你不要亂來,等下吵醒了全世界就麻煩了!”

阿妙深知丈夫的性格,他要做的事是一定要做到的,而她又擔心丈夫會像過去幾個晚上一樣半夜起來大呼小叫,最近鄰居跟她打招呼的眼神都很奇怪,她可不想多惹麻煩,大家留一線,將來才會好相見嘛!

可是阿亮說做就做,阿妙要伸手去捉著他也來不及了!

阿亮發狂般撲到窗子去,將窗口啪的一聲推開,便高聲吼起來:“你到底是誰?不要吵呀不要吵呀!”可是,四週還是一片死寂,而且,籍著明亮的月色從窗口看出去,除了高及人腰的野草和蘆薈,迎風搖擺之外,那有甚麼鬼影?

“太過份了,敢做不敢認嗎?你出來!三更半夜的哭甚麼鬼?!”

每晚被吵醒4、5次,本就睡眠不足,隔天又因為塞車而必須提早兩個小時去上班,休息時間真的少之又少,阿亮已經滿肚火,更何況,從頭到尾,阿亮都認為這是附近無聊少年搞的鬼,再加上今夜已經是第n次被哭聲吵醒,所以阿亮的火氣越來越大了。

“出來呀!出來!”

眼見沒有人出來應戰,阿亮更是無名火起三千丈,他索性用兩隻手掌在嘴括成一個弧形,聲嘶力竭地喊:“出……來……呀!”

“哎呀你神經了咩?!”此時,阿妙已經下了床,急步走到阿亮的身旁,試圖用手掩著他的嘴巴,以阻止他吵到左鄰右舍,卻被阿亮大力的推了一下。

她打了個蹌跟,幸好轉機得快,返腰一閃,就站穩了身子,她大怒之下,轉過身來,就想要跟阿妙吵架了,不過,就在她轉身的時候,突然,一個黑影在窗前飄過,阿妙和阿亮定睛一看,即場驚呼一聲:“鬼呀~~~!”便摔倒在地上,昏死過去了。

“有鬼……有鬼…有鬼呀!”他們醒來的第一句話,便是高呼有鬼,將好幾名被吵醒而又聽到驚呼聲,放心不下而破門而入,急忙將他們兩夫妻救醒的鄰居搞到啼笑皆非,愕然地彼此相望。

阿妙哭得梨花帶淚:“真的,有鬼…是一個七孔流血的男鬼……我看到了……好可怕……”邊說,還邊將身體和手腳盡量曲縮起來,顫抖著,向丈夫靠去,顯而易見,是被嚇到半死了。

“是他!是他…每天晚上在窗外鬼哭的就是他!”阿亮看來比阿妙更激動,他比手劃腳地喊到聲嘶力竭,言之鑿鑿地說屋外有鬼。“難怪我一直找不到人……原來…他是鬼…不是人!”

後來,在鄰居的探問之下,他們才吞吞吐吐地道出,自己到底看到了甚麼。

原來,當那黑影在窗前出現時,他們兩人十分本能地朝窗外看去,只見到一個青年華裔男子,張著翻著死魚眼般灰白的眼睛,瞪著自己。一張似乎在水中浸得太久,而變得溶溶爛爛的臉,七孔流出淡淡的、粉紅色的血絲,以及一團團屎黃色的泥濘……

臉上,還有成千上萬的大肥蛆蟲,從眼眶、鼻孔、嘴巴以及破損的臉皮,不亦樂呼地鑽進鑽出……

它一張開嘴巴,一團團濕漉漉的泥濘,便隨口而出,還摻挾著幼細的樹枝和屍蟲……用閩南語喃喃地哭訴……我慘呀……咿鳴鳴鳴……嚎…嚎……嚎嚎…鳴…慘哪……咿…鳴鳴……慘呀…鳴鳴鳴……我慘呀………咿鳴鳴鳴……嚎…嚎……

它的喉頭,發出讓人毛孔聳然的乾嚎聲……
於是,在電光火石之間,阿亮兩夫婦的心臟不勝負荷,自行投降,宣告閉氣休克了。

經過了這一幕,阿妙也明白這些日子以來,自己是錯怪了丈夫。於是,夫妻倆和好如初,感情更勝從前。

不過,最讓阿亮夫婦介意的是,那一夜,當他們因受驚過度而昏倒時,前來看個究竟的四名鄰居,聽到有鬼也竟不以為然,而且還隨便唯唯諾諾一番便告辭了,一點也不關心和好奇。

私底下談論時,他們都認為,對於鬼魂這類虛無飄渺的事物存有好奇之心,是人之常情,更何況事情是發生在自己家居所座落的花園,不聞不問的原因,只有一個可能性,即他們早就知道該區鬧鬼,為了害怕影響屋價而不願有人宣染此事。

而且,自此之後,他們老是似有意無意地避免跟他們夫婦倆接觸,就是不小心在大門口撞見了,大家寒暄個三兩句,可是只要一提到這個花園住宅區是不是曾經鬧鬼的事,他們都會突然拉下臉,一聲不響地掉頭碰的一聲拍上大門。

由於鄰居的反應如此奇特,阿亮和阿妙心中反而覺得忐忑不安,再加上半夜一點多必定準時開場的鬼哭神嚎也一直都困擾著他們,於是,阿亮便靜悄悄地著手去調查新房子的前身。

這一查之下,他有了驚人的發覺。

原來,早在70年代初期,該住宅區是一個鍚脈豐富的礦場,僱著近百名員工來採礦,挖了1年餘之後,山腹吃空,當時的設備和技術都落後,沒有預先察覺,於是當礦場坍塌之時,便將10餘名礦工給活埋了。

其中一名礦工,只有19歲,他是遺腹子,父親早逝,由寡母一手養大的,由於家貧,便趁著MCE(政府高三畢業試,相當於目前所奉行的SPC孝試制度)考試完畢後來打假期工,以便賺取上大學先修班的學費。

沒有想到出師不利,才上班幾天,連糧都還沒來得及出,就被活埋了。

鍚礦塌得很深,當局挖了1個多月,才讓他的屍首重見天日。只是,他早已面目全非,不僅七孔塞滿黃土,更有數以千萬計的屍蟲,和各式各樣生活在泥中的蟲子,在噬食著他的屍體。

屍體之慘狀,讓寡母一見,便馬上哭得昏倒過去。

不久,成績放榜,寡母去代兒子領取成績,看見獨子考獲八科A1,一科B的優良成績,感傷兒子苦命夭折,一時想不開,便投了礦湖自盡。

自從寡母死了之後,當地的居民,經常都會在午夜過後,聽見少年郎淒慘的哭聲,不住不住的訴說著自己好慘……

然後,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這片一度被棄置的礦湖地,在約十年前被填平,變成如今的花園住宅區。

“我懷疑這間屋子底下,就是當年那位青年的葬身之地,所以我每次聽到哭聲,都覺得離自己很近,那種感覺,就像與鬼同眠,我實在受不了,寧可虧一大筆的利息和手續費,也要將那房子賤價賣掉。”

阿亮也發覺鄰居們亦遭受到半夜鬼哭的困擾,可是他們受擾的程度沒有自己來得深。

此外,他並不怪鄰居們不肯對他坦白,畢竟,如果此事一傳十,十傳百,必定會嚴重打擊本就奄奄一息的房產業,連帶的會使屋子的市價受到重擊。聳聳肩,他說:“別人忍得到,我忍不到,只有自己認輸,自己搬走囉!”

阿亮以經濟不好,週轉不靈為理由,將房子的售價壓得比市價更低上二十巴仙,很快的就成功脫手了。

據說,到今天為止,依然有人聽得到半夜鬼哭……。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6-1-2021 19:3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