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一个盗墓贼的瞬间的爱情

[复制链接]
[P][K] 发表于 30-9-2007 19: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
当他借着幽暗的火仔细看她的脸时,他突然想起,他们原本是见过面的;当时她坐在高高的风辇之侧,娇羞的挽着她尊贵的父皇,乌黑的头发蓬松柔软,她的明媚脸庞,仿佛初春三月长安城里怒放的桃花。而他,倨位于森严的云阶之下,和花他的公子王孙站在一起,他当时就穿着现在身上的这件内衣,雪白的绫罗上刺着银灰暗花。
        不是没有想过,能与这样的女子共度此生。

    曾有一瞬间他对她起了倾慕之心,但随即又打消了虚妄的想法,因为他知道,她将是武延基的妻子,大唐二百五十四位公主之中最美丽的新娘子,却无论如何不会是他的新娘子。

    从那时起,他就开始云游四方,不料等他回到高宅广第的旧日家园,却发现,父亲早被罢黜充军,家人骨肉星流云散。他全身剩下的,只是一对空拳。

    他实在没有想到他和她会再见面,而且是这样尴尬地相见,这样生死相隔地相见。然而他又暗自庆幸,幸亏她已合上了明澈的妙目,否则,真要叫他羞得无地自容。

    他紧紧地闭起眼睛,擤紧拳头,已经蒙尘的暗花丝光微闪。

    喂,你傻啦?快拽她的项链呀!那个粗鲁的声音从墓道上面传来,仿佛午夜里一声猝不及防的炸雷,把属于他和她的一分钟静谧炸得粉碎。他突然无比地憎恨那个声音,自打他出生起还从不这样强烈地憎恨过——是这个声音令他蒙羞,令他辱没门楣,丧失尊严,从一个宝马轻裘的贵族少年,沦落为一个可耻的叛国者盗墓贼。

    虽然她已经故去了,但依旧宛若生时,乌黑的头蓬松柔软,脸庞仿佛三月长安城里怒放的桃花。她头枕玉枕,身披云纱,玲珑的曲线浮凸生动,仿佛依旧安睡在自己的寝宫。她的项链灼灼其华,轻轻 环在她年轻雪白的颈上,在火苗幽暗的光芒下闪现出价值连城的宝气珠光。

    他伸了伸手,又摇了摇头:她的父皇听信谗言,流放了他的全家,难道这就是可以作为惊动她陵寝的最大理由么?

    何况,她还是那样的美。

    从棺椁到盗洞,一路散落了他刚才送出去的苦干珠宝,在幽深的甬道里,仿佛漆黑天幕上明灭不定的星辰。他突然决定,要为她保留那串项链——大唐最美丽的小公主不能没有项链;也为自己,保守住最后一点贵族的尊严。他倨立在甬道的****,气贯丹田,仿佛再次荣立在雪白的云阶之下,守卫着他所深爱的永泰公主:她面若桃花,雾鬓风环。

    傻瓜,天要亮了,你想要陪葬,哥们儿不定期等着发财呢!粗鲁的声音再度响彻墓室,一个肥胖的身体咕咚一声跳了下来,照着他劈脸就是一斧子,他登时血流满面。一直守候在外的胖贼径直走到棺椁嗖前,一把扯下永泰公主脖子上的项链,还在地上捡拾遗落的宝物。

    他不顾一切的、地扑上去,疯狂地咆哮,抱住胖子的腿,死死地抓咬,仿佛传说中复活的镇墓兽,一边去夺那项链,好像去夺他的生命。
        胖子慌了,急了,怕了,拖着伤腿半爬关跑,好不容易抓到绳子骂骂咧咧地爬了出去。争执的过程中,项链散了,仿佛漆黑天幕上明灭不定的星辰,散落在幽深的甬道深处,也散落在他的眼眸深处,像最后的烟火坠落进大海里。

    他艰难地找了个地方,靠墙坐下来。一坐,竟是千年。

    他看不见,背后的壁画上,永泰公主,拈花一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DVERTISEMENT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YANBONG

GMT+8, 22-5-2024 19:21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