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恐怖的西藏矮門與起屍秘俗

[复制链接]
linfavourite 发表于 22-3-2008 12: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過去,拉薩、日喀則、林芝等地區民房的門都很矮。即便是華麗的樓閣,其底樓的門仍較矮,比标準的門少說也矮三分之一。除非是孩子,一般人都有必須低頭彎腰才能出入。而且門口地勢内低外高向裏呈慢坡形,這樣更顯得房門矮的出奇,給人一種房與門的比例嚴重失調的感覺。

自民主改革以來,大規模拆遷,從前那種老式的矮門已所剩無幾了。但目前在拉薩八廓街仍能看到古式的矮門房屋。這對不知情的人來講,的确是一個謎,或許你會想:“這是不會設計的失誤吧?”事實并非如此。


一、矮門房屋的由來

修建矮門房屋實際上是預防行屍闖入的一種手段。“行屍”是藏語“弱郎”是指人死後再起來到處亂闖,危害活人。所謂“弱郎”既非複活也不是詐屍。藏族所言 “弱郎”,就是指有些邪惡或饑寒之人死去後,其餘孽未盡,心存憾意,故異緻死後起屍去完成邪惡人生的餘孽或尋求未得的食物。但必須在其軀體完好無損的狀态中才能實現。如此說來,藏區的葬俗本身給起屍提供了極好機會。

在藏區,尤其在城鎮,不管什麽人死,并不馬上送往天葬台去喂鷹,而是先在其家中安放幾天請僧人誦經祈禱,超度亡靈,送往生等一系列葬禮活動,屍體在家至少停放三至七天後才就葬。若發生起屍,一般都有在這期間。


二、起屍的預兆

許多老者和天葬師都說,他們曾經見過起屍,并且見過多次。但起屍都不是突發性的,而是事先皆有預兆。那些将要起的屍,其面部膨脹,皮色呈紫黑,毛發上豎,身上起水泡,然後緩緩睜眼坐起,接着起身舉手直直朝前跑去所有起屍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不會講話,不會彎腰,也不會轉各,連眼珠子都有不會轉動,只能直盯前方,身子也直直往前跑。假如遇上活人,起屍便用僵硬的手“摸頂”,使活人立刻死亡的同時也變成起屍。這種離奇而可怖的作用只限于活人之身,對别的動物則無效。

人們常言起屍具有五種類型:第一膚起,第二肉起,這兩種類型的起屍,是由其皮或肉起的作用。第三種叫做“血起”,此類起屍由其血所爲。這三種起屍較易對付。只要用刀、槍、箭等器具戳傷其皮肉,讓血液外出就能使起屍即刻倒地而不再危害人了。第四種叫做“骨起”,即導緻這種起屍的主要因素在其骨中,只有擊傷其骨才能對付。第五種則叫“痣起”,就是使他變爲起屍的原因在于他身上的某個痣。這是最難對付的一種起屍,尚未擊中其痣之前四處亂闖害人。所以只能誘殲而無法捉拿。

據傳:從前,西藏一個寺廟的主持死了,全寺僧衆将其遺體安放在本寺經堂裏,然後大家排坐殿内晝夜誦經祈禱,連續三天三夜不曾合眼,就在第三天晚上,那些念得精疲力盡的僧衆忍不住個個倒地睡去,鼾聲如雷。其中一個膽小的小僧因KB之心毫無睡意,目不轉睛地盯着主人的遺體。下半夜,他突然發現那僵屍竟坐起來了。小僧吓得忘了喊醒衆僧,拔腿沖出門外,反扣廟門只顧自己逃命去了。結果,全寺幾百僧衆一夜之間全變成了起屍。幸虧他們沖不出廟門,只是在廟内橫沖直撞,鬧得天翻地覆。

後來,一位法力無邊的隐士發現了那不可收拾的場面,他身披袈裟,手拿法器,口念咒語,單身一人來到廟前,打開寺門跳起神舞,邊舞邊朝前緩緩而行,衆起屍也在他後面邊舞邊緊緊跟上。他們漸漸來到一條河邊,隐士将衆起屍領上木橋,然後脫下袈裟抛到河裏,于是,起屍們紛紛跟着袈裟跳入河心再也沒有起來。

無論是現實還是傳奇,這無疑給藏民族的心靈之上鑄成了一種無形的壓力。爲了預防可怕的起屍沖入,根據起屍不能彎腰的特點,專門設計和修建了那種矮門的房屋,是給起屍設置的障礙物。

當然,在那些古老的年代,這種防範起屍的措施僅僅在藏南和藏東那些有房子居住的地區使用,而在藏北廣大地區,尤其居住在可可西裏邊沿地帶的牧人們,則無法采用這種防範措施,牧人也常常提心吊膽地過日子。

三、起屍的故鄉

聞名于世的可可西裏地區因高寒缺氧缺乏水草,居住在這一地區的牧人們,由于環境所迫,只能到處遊蕩,逐水草而居,三天兩頭搬一次家,終年處于遊牧狀态。那裏的人們生前沒有穩定的居點,死後也沒固定的天葬台。同時,在這些地區無寺也無僧,更談不上搞那些繁雜的葬禮儀式,人們普遍實行野葬和棄葬。野葬就是人死後,将其遺體脫光丢在野外,死在哪方,丢在哪方。棄葬便是指人死以後,活着的家人拔帳搬走了之,将死者棄在舊址上。凡采用這種葬法一般一脫衣,他生前蓋何衣物原封不動地蓋在死者身上,看上去,象一個活人睡覺似的。

這種遊牧部落的葬俗更容易造成起屍。雖然他們無法建造矮門來抵擋起屍,但人們也同樣在别無它法的情況下,采取一些相應的措施。比如,将屍體尤其發現有起屍征兆的屍體丢于野外時,用一根繩索拴在天然的石樁或大石塊上,以此避免起屍跑去害人。盡管如此,也免不了常有起屍發生。也常有人遇上起屍。例一,安多縣司馬鄉文書紮多(此人過去是強盜),有一年他騎馬挂刀前往那曲西北部的那倉部落(今尼瑪縣轄)搶馬。他搶得一匹好馬後,一騎一牽急急踏上返程。連續跑了幾個晝夜後的一天傍晚,在一個空曠無人的地方下馬,用多熱(藏北牧人語,意爲拴馬用的長繩)将兩匹馬同拴在一根小樁上,自己盤腿坐在樁邊生火燒茶(這是所有強盜的習慣),本想在夜幕的掩護下讓馬吃點草,自己也添填一下餓扁了的肚子,不料兩匹饑腸辘辘的馬竟不吃草,只顧驚恐地朝他背後看着,鼻孔中連發吼聲。

紮多不解地向後一看,離他只有幾步遠的地方,站立着一具赤身僵屍,猶如一頭欲撲的野獸盯着自己,左腿上還系着一根毛繩,究意拴在哪裏,壓根沒有看到,或許因當時極度緊張的緣故罷了。他不顧一切地翻身上馬,拼命逃跑。在朦胧的月光下他清晰地看到起屍已經追上來了。大約跑出五公裏處,有個小山包,十來戶牧民居住山下。身爲強盜的紮多自然不能讓人發現,故他繞山而上,到山頂躲藏起來,他的心還在“撲撲”亂跳。大概過了一刻鍾後,聽到山下牧村裏人喊犬叫連成一片,他心裏明白是起屍進村了。他騎上馬背飛也似地逃回家鄉去了。那些既無住房也無矮門預防的帳篷牧村遭到起屍襲擊,結局可想而知了!

例二,安多縣色務鄉鄉長巴布去那倉部落盜馬的路上,遇到一個被牧戶廢棄的舊址,帳内四周一米多高的擋風牆完好無損,使人一看就知道該戶剛搬不久。他想進去避風稍歇,剛邁進一步,發現土石圍子的東南角裏有件嶄新的七色花邊羊皮袍,躺在袍内的分明是個婦女。當他定睛一瞅,那女屍的頭已經擡起頭來了,睜着雙目在看他,不用說她是被棄葬了女起屍。幸虧及時發現才免遭橫禍。

例三,那曲來我部落(今尼瑪縣轄)裏有個叫吾爾巴的牧人,他死後以後,将其屍體送去野葬的當天午後,一只烏鴉落下啄食,剛啄幾下,僵屍忽然起來,一手捉住烏鴉就跑,于是在部落中留下了“吾爾巴屍捉鳥”的說法。

例四,安多縣轄司瑪鄉裏有個叫麥爾塔的牧主,他家的女奴住在加爾布山包下,因她貧困,連個姓名都不曾有過,人們以她住地的山名稱她爲加爾布老太。

1967年初春的一天,加爾布老太終于結束了苦難的人生,靜靜地躺在了那頂只能容納她自己一人的破爛小帳内。盡管此地屬縣城的腹心地帶,不同邊遠地區,她可以由清脆的法鈴聲送上通往生命之宿的路,但因她單身一人,所以無法享受那種人生最後應得的待遇。安多瑪寺的一位高僧和本部天葬師——達爾洛出于憐憫前去爲她誦經,并送去天葬。

他們來到她身邊,可憐的老太半個臉露在領外,緊閉雙目,半張幹裂的嘴,枯瘦的身軀占滿了帳内所有空間,無奈誦經和天葬師只好借用牧主家的一角誦經。高僧一邊念經一邊不安地讓天葬師過去看看老太遺體。當天葬師過去看時,發現老太的頭全部露在領外,第二次去看時,老太已經睜目斜坐起來了,她膚色發黑,鼻子兩側的血管膨脹成手指粗。他迅速将此情景告訴了高僧。高僧立即吹起人骨頭号做法,運用密宗法術破血,不一會,見她鼻孔中流出鮮血,接着倒下去恢複了本來的平靜。可見她屬“血起”類。也不知何故?當他們将老太遺體馱在馬背送去天葬台時,發現她的屍體比任何屍體都重,簡直重得使強壯的雄馬在路上卧倒了幾次。這是天葬師達爾洛親眼所見,也是他親自講的
JyeJye~~凯杰 发表于 23-3-2008 14:5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靠!!恐怖!!:yct10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19-1-2021 12: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