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報應

[复制链接]
linfavourite 发表于 20-3-2008 16:5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凌晨三點多,小李一個人開著他那台小發財車,往垃圾掩埋場駛去,小李就是在埋場工作,只是今天他正好輪休,並不用上班,怎麼這個時後還會出現在這邊?同事們都覺得有點奇怪,只是大家都忙於手上的工作,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注意他來這是要做些什麼。小李一個人停好車後,從車上抱下一個小紙箱,丟到正要掩埋的區域,就急急忙忙的離開了。凌晨的垃圾場是相當忙碌的,根本沒有人有空去注意他做些什麼,所以很自然的,誰也沒有注意到小李怪異的舉動。

隔天,小惠-小李的女友,兩人已經將近論及婚嫁,到小李的住處來找他,進門後看到小李一個人愣愣倘躺在床上,一句話都不說,似乎也沒注意到小惠的出現,小惠叫了他一聲,小李忽然大叫了一聲,把小惠嚇了一跳。

「要死啦,叫這麼大聲做什麼?」
「妳什麼時候來的?嚇我一跳。」
「來好久了啊,看你躺在床上,我以為你睡著說,在想什麼啊?」
「沒...沒事,沒什麼。」
「那我去煮飯喔,你想想晚上要去那裡玩?」

小李因為工作的關係,日夜顛倒,而且又是輪休,難得他的假期和小惠相同,所以很自然的今晚是要好好計畫一下。  小惠在廚房忙了好一陣子,當她弄好晚餐時,看小李還是傻傻的坐在床上,小惠過去拍拍他的肩,說:
「怎麼了,有心事啊?」
「不!沒事,沒什麼事。」

小惠心想一定有事瞞著她,只是覺得還是不要多問好了,在吃飯時小惠說那今晚還是讓小李在家好好休息好了,不要出門啦,小李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可能是工作太累了,看來真要換個正常一點的工作才是。晚上,小惠躺在小李的身邊,小李則是一樣躺著不動,小惠可以感覺到小李似乎還沒睡著,想開口和他說話,但是又不知要說些什麼才好,只好也靜靜躺著,在小惠要睡著前,耳邊傳來一個小女孩的歌聲,似乎在唱著兒歌,聲音好像是從客廳傳來的,小惠自床上坐了起來,搖了搖身邊的小李說:

「你有沒有聽到?」
「聽到什麼?」
「我好像有聽到一個小女孩在唱歌耶!」

小李聽了似乎有點緊張,急問:「小女孩,在哪?在哪?」

小惠也被小李的緊張感染了,也覺得有點害怕,指著房門外說是在客廳中。小李豎起耳朵注意聽著,可是聽不到任何聲音,小惠想可能是自己神經過敏,就說:「算了吧!可能是我聽錯了,睡吧!」可是當她躺下後,小李還是坐在床上,小惠拉拉小李的手,要他早點睡,小李說:「待會,我抽根煙就睡。」

小惠心想看他心神不寧的樣子,可能真在想要換那種工作好吧!反正自己也一直不喜歡他現在的工作,就讓他靜一靜吧!小李一個人站在房門抽煙,睡不著,因為他也聽到小女孩的歌聲,不同於小惠聽到的是他聽到的歌聲像從他四週傳出的,包圍著他,模模糊糊的聲音,小李心裡蠻不安的,可是又不想驚動小惠,只好抽根煙強壓自己心中的恐懼。  

隔天晚上,小李還是照舊去上工,幾部推土機同時工作著,小李看到前方有一個熟悉的紙箱,前天晚上的紙箱?怎麼可能,應該早被埋起來了啊!小李心想可能是巧合,相同的紙箱並不稀奇,所以還是操作著推土機把紙箱掩埋起來。在覆蓋隔水布時,忽然場中有一陣騷動,小李正在旁邊休息著,隨著吵雜聲看過去,大夥圍在一起不知在談論什麼,小李走過去一探究竟,一個紙箱,一樣是那個紙箱,那個紙箱還是沒有被埋起來,工作人員發現在已經填平的區域竟有個廢紙箱,好奇的將紙箱打開,發現箱內裝的竟是一個小女孩的屍體。這時已經有人去報警了,大家則在議論紛紛,因為在掩埋場是不大可能在覆土時漏掉這樣一個紙箱的,更別說在壓路機碾過後這屍體還沒被碾平,有人說可能是小女孩冤魂不散,可是大家說歸說,誰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天下班後回到住處天已經大亮了,小李躺在床上想要入睡,可是卻怎麼也睡不著,想到那個紙箱,想到出事的那天晚上,小李不安的一根接著一根的點著煙...那天,是三天輪休的第一天,小李一個人去喝了點酒,回到家時也不早了,不知怎麼的這小女孩還沒回家,那是樓下三樓的獨生女,才十歲左右吧!長的很可愛,每回看到他總是李叔叔長李叔叔短的,可能是酒喝多了吧,那小女還又一直纏著他,還跟到小李在五樓的住處,小也跟著小李進門,小李要她回去,小女孩也不肯,可能是大人都不在吧!小李現在回想,真是個可憐的女孩,爸媽為了工作常常加班,晚上常常放她一個人在家,而自己,居然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

那晚,小李正在為工作心煩,小惠一天到晚催他換工作,又說要結婚,但一定要小李換份工作,簡單的說就是她不希望自己有個在垃圾場工作的丈夫,可是說來容易,自己書又沒讀多少,工作也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找到的。心裡為這事悶得要死,所以喝了不少酒,回到家時已經有幾分醉意,小女孩,在他眼中漸漸變成了小惠的影子,小李也不知自己做了什麼,等他清醒時,正壓在小女孩的身上,小女孩呢,則已經斷氣了。小李慌張的找了個紙箱,把小女孩裝了進去,一直等到晚上,才把小女孩載到垃圾場丟棄,可是,過了好幾天了,小女孩現在應該是長眠在垃圾場下啊,怎麼會...難道真的冤魂不散?

小李一個人沉思著,等他回過神已經是晚上了,小李從床上爬起來,無論如何今晚是沒有精神上工了,打個電話去請個假就打開電視機,正好是晚間新聞的時間,新聞報導的正是有關那小女孩的新聞,報導中說那小女孩是被先姦後殺,兇手可能是用雙手將小女孩勒死,手法非常殘酷,而且還有小女孩屍體的臉部照片,希望能找出這小女孩的身份。殘酷,自己幾時變成一個殘酷的人了?小李心中懊悔著,站起身打算把電視關了,才剛一抬頭看著畫面,畫面上出現的竟是那小女孩的臉,她的臉占據了整個營幕,那絕不是照片,小李一眼就能看的出來那不是照片,因為那小女孩的眼睛,會動,眼珠子轉啊轉的,好像在找著什麼,直到看到了小李,眼珠就不動了,直直的看著小李,眼睛似要噴出火似的,小李不知不覺往後退了幾步,絆到了桌腳,整個人連同小茶几都翻倒在地上,小李順手拾起煙灰缸,向電視砸去。砰的一聲,碎裂掉的並不是電視營幕,而是那煙灰缸,小李嚇的目瞪口呆,差一點就爬不起來。

好不容易爬起的小李,直衝到浴室,扭開水龍頭洗著臉,一邊想著這是幻覺,不會是真的,不會是真的。洗完臉抬頭照照鏡子,鏡中浮現的並不是小李,而是那小女孩,小李驚慌的拿起浴室中的矮凳子把鏡子打碎,打碎後的鏡子散落一地,每片小碎片都是那小女孩,像是把小女孩的臉打成碎片一樣。此時小李已經慌了,浴室不行,房間也有鏡子,他根本不知屋內還有那裡是他容身之地,還是回到客廳,回到客廳時,電視畫面已經又正常了,八點的連續劇,小李把電視關掉,坐在沙發上,雙肘撐在桌上,把臉深深埋入雙掌中,細想自己該如何是好,睜眼一看,桌上的黑玻璃反射出來的竟也是那小女孩的臉,這回,嘴角還笑著,那是種詭異、可怕的笑容,小李怪叫一聲自沙發上跳起,心中想著的是要離開這邊,小李往門口衝去,就在快到門口時,門口的那兩扇落地玻璃門卻自動關了起來,兩扇玻璃門都各自浮現一個完整的小女孩,身上的衣服殘破不堪,小李甚至還能聞到那他所熟悉、來自垃圾場的腐臭味。

小李整個人嚇呆了,雙腿一軟就跪倒在地上,只能用爬的往後退,可是當小李往後爬一步,那兩個小女孩的身影就往前走一步,身子離開了原本依附的玻璃門,小李整個人縮在牆角,屈著腿抱著一個大坐墊,把臉埋在坐墊中,他不敢看,不敢正視她,也不敢想自己等一下會有什麼遭遇。此時,兩耳彷彿有股冷氣吹來,伴隨著冷氣傳來的是小女孩的聲音,叫著”李叔叔”、”李叔叔”,小李那有膽開口回話,也不敢抬起頭,他只想到現在一定是那”兩個”小女孩,一左一右的在他耳邊說話,想到這,小李就混身發麻,把臉更深深的埋入坐墊中,用手把耳朵摀住,可是,那聲音還是穿過他的雙手,傳入他的耳中。

過了好久好久,整晚那”兩個”小女孩都不斷在叫著小李,等到叫聲不見了之後,小李把頭抬起來,已經不見小女孩,耳邊也沒有她的聲音了,小李也顧不得其它,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快走。小李起身就往門口快步走去,走到門口,門把卻怎麼也轉不動,小李用盡全身的力量都動不了分毫,這時,小李背後傳來一股寒意,伴隨著一句話:「李叔叔,你想去那裡?」小李嚇的只能用爬的,緩緩爬回他在牆角的老位置....

女孩的爸媽急切的到儐儀館,確認了死去的的確是自己的獨生女後,兩人只能流著淚出離開,孩子的父親求警方一定要抓到兇手,為自己死去的女兒報仇,警方自然是全力偵辦,偵察的方向以小女孩的熟人為主,自然也包括了鄰居。小惠已經兩三天沒有小李的消息了,打電話到家裡又沒人接,打到掩埋場又說他請假了,人到底跑到那去了,小惠決定到小李住處找他,打開鐵門,卻打不開第二層的木門,因為這道門小李從不上鎖,小惠也沒有這道門的鑰匙。可能真的不在吧,是出遠門了嗎?可是那也該知會一下自己啊!小惠帶著滿腹疑惑的回家去了。

警方詢問了所有的鄰居,唯獨小李,因為總是沒人應門,來詢問的並不是承辦的警官,而是當定的管區,可能是不想讓大家太過不安,所以決定讓管區來問,會比較和緩一點吧!管區對小李不在並不是十分在意,反正他也不相信他的管區會出現這種冷血的殺人犯。

很快的,一周過去了,小李依然不知所蹤,而警方那也沒有太大的突破,直到有人發現小李不但是受害者的鄰居,而且也是在掩埋場工作的顧員,詢問過掩埋場的人員後,發現自從發現屍體後小李就沒有來上班,而家中電話也一直沒有人接,警方決定強行進入小李家中搜索,在取得搜索票,到小李五樓的公寓,發現公寓門口有個女子正在開門,原來是小惠,她想來看看小李到底回來沒,經由小惠的口中知道原來小李已經失蹤
一周了,警方請小惠將門打開,小惠照常打開鐵門,可是如同上回一樣,第二道門一樣打不開,警方決定破門而入,但是奇怪的是小惠怎麼也轉不動的門把,在警方決定破門而入時卻自動的開啟了,一群人推門進入,只覺得一股臭味撲鼻而來,推開那兩扇玻璃門,陽光照入了整個客廳,小惠是最後一個進入客廳的,她發現大家都圍在牆角,小惠走過去一看,發現小李正蜷在角落,一樣是那姿勢-屈著雙腿,把臉埋在腿上的坐墊,埋的很深、很緊。

小李死了,法醫驗屍的結果是...餓死或渴死的,小李一直保持那姿勢,不敢抬頭也不敢起身,大家都不解為何小李會這樣做,正常的人不可能讓自己受這種折磨,就算是內疚、害怕,大不了自殺,用又痛又快,也不用受這種煎熬,其實,大家都不知道小李不算是餓死或渴死的,他是活生生被嚇死的,他連動都不敢動,不敢抬頭,自然也不敢去喝水、吃東西,更別說想辦法自殺了。

這案子一直沒有破案,可是大家心裡都多少有個底,小李,就是他。可是一直也沒有人去四處張揚,因為,小李,不管他做了什麼,他都受了最大的折磨,有再多的罪惡也該洗淨了。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4-1-2021 21: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