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故事] 堕落的公主,吻过她的王子 上篇

[复制链接]
Persephone 发表于 12-3-2008 16: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07年,是我的本命年,重庆的女孩子都带着红色的饰物,刚下飞机的我也给自己买了条红色腕带,据说一来可以驱邪,二来在金猪年也可以带来好运。
  回到家整整倒了3天的时差,出门逛街那天,有着重庆难得的好天气。我想,我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充满阳光的。
  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星期,我拒绝了父亲让我直接去他公司接班的要求,不是没有那个能力,只是我觉得,时间还不够,我需要更多的历练。不止是事业上,还包括为人处事。
  从小在国外独自成长,我的性格也是倔强的让人匪夷所思。父亲只好答应,给我半年的时间。如果没有意外,我知道,这将是我人生中最后的自由时光。
  我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半年,也是我人生最复杂晦涩的日子。

          
  第一个伪王子


  我没有通过父亲的关系,而是自己出去找了一份工作,不想过早的看到商场的厮杀,我选择了一份自己从未接触的,在我看来的单纯工作:酒店服务员。
  这种没有任何学历要求的职业,却要求相貌端正,年龄清纯。我穿了从地下商场随便买来的衣服,凭了还算不错的相貌身材,很容易就进了一家酒店。

  我的工作其实听起来很简单,早上十点上班,负责给客人上菜、开酒、听客人吩咐跑腿。至于开单之类的事情,我更是一看就懂。其他时间空闲的话,就做清洁之类的。然后晚上客人离开之后才可以下班。可是从小养尊处优的我,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虽然总是很聪明的处理一些事情,可是在上菜、开酒、收台方面,我却力不从心。
  过得很累,我却很开心。从今以后,我不再是只会出入高档场所,只会发号施令的大小姐,我有我的人生历练。
  就在我生活忙碌而充实的时候,广智的出现,更使我生活得多彩。





  广智是跟我一起的一个点菜员。却生的眉清目秀,高大帅气。穿上制服不但不会土气,反而是一种很专业的样子。我上班的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他。
  他看到我笨手笨脚的样子不但不笑话我,反而处处维护我,跟领班打了招呼,看台的时候,就安排少的给我看,第一个月就破格给我转正。这样一个男孩子,用自己为数不多的特权保护着我,说不感动是假的。
  他跟我以前接触的那些男孩子都不一样,以前追我的男人,很少说不是为了我那个有钱的父亲,而这次,我只是一个月薪几百块的服务员。
  很快,我们就两情相悦,我记得他声情并茂的跟我表白,说会永远爱我,说让他来养我。

  每天上班,看着自己心爱的人,我一点不觉得辛苦。父亲给我的半年时间,我都觉得开始稍显局促。我开始计划我们的未来。
  下班回到宿舍,我都会用自己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他每个月工资只有一千元。我却不在乎每个月几百元的花费。我也不在乎每次出去开房时我掏钱,我也不在乎自己给他买衣服,虽然因为不想过早说出自己的身份,我给他买的衣服都是一般的牌子……他每次看到我的付出,都很感动,他总是搂着我说:“叶欣然,你真是一个好女人,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有这句,万事足矣。我只是一个卑微的服务员,仅此而已。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很快就2个多月了。
  就在我准备告诉他我的家世,然后让他跟我一起去见我父亲的时候,我发现我,怀孕了。
  我一边惊喜,一边焦虑。
  喜的是,我居然也是一个母亲了,我居然有了他的孩子;急的是,我们都还年轻,这个孩子,来的当真不是时候。
  广智知道我怀孕以后,先是脸色变了一变,然后镇定的说:“欣然,你知道,我们现在不适合要这个孩子……”
  广智说第二天会陪我去医院,为了不引人注目,我一个人先去,在医院门口汇合。医院是我选的,有先进的技术和高昂的费用,虽然那些费用对我而言微不足道,可是我知道,却是广智几个月的工资。
  他没有说一个不字,让我觉得非常贴心和温暖。

  第二天上午8点在医院门口,我等来的却不是我的爱人广智,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你是叶欣然吗?我是广智的姐姐,广智说他晚一点来,他有点急事,让我陪着你。”
  这个女人衣着朴素,面容平静,我没有丝毫的怀疑。我甚至心里很甜蜜:“广智一定是去筹钱去了,并且不愿意让我担心才这样子说。”于是,我很亲热的叫她姐姐,然后一个人安心的进了手术室。
  我在想,回去就马上告诉广智,然后带他回去见我的父亲。




  手术很快,等我麻药醒来的时候,我却没有看到广智,或是广智的姐姐。我忽然想到,我进手术室前,她飘忽躲闪的眼神……
  休息以后,我回到上班的地方,他的手机一直关机,让我刚做完手术的身体一直寒冷。我要联系上广智。
  酒店餐厅的领班看到我,很怜悯奇怪的眼神。我问他广智有没有来过,他顿了顿说:“广智上午就来办理了离职,走得很急。”
  我当时还笑笑的问他,别开玩笑了,我找他有事情。
  领班一直不说话,我后来在人事部确认,广智,确实是离职了。
  跟我谈了两个月的恋爱的这个男孩子,短短半天之内,人间蒸发。我甚至不知道他家在哪里。

  我忽然怀疑这是个梦境。



  第二个罗密欧



  广智的事情,我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花心的人,我们酒店的女孩子,基本上他都有追过。知道这个事实以后,本来很生性少言的我,更是沉默。
  酒店的环境很好,我没有想到第一次认真的恋爱会换来这样一个结果。原来不管有钱的男人,还是没有钱的男人,都是一样的,不负责任。
  我冷清的性格,却迎来酒店一个客人的亲睐。我只是知道他是一个政府高官,平时来酒店都是开着自己的车,有专门的司机,我知道不是一般级别。





  他叫言帧,很文雅的一个名字,跟他人一样。他本身,也是一个气质高雅,谈吐得体的男人。
  见过我第一面以后,他问我有没有男友。
  我没有理他,从此以后他却每天来我们酒店,等我下班,不管我高兴与否,他都开着他那辆银灰色的跑车,还有一束粉色玫瑰或是白色百合。
  这样连着两个星期,每次看到他倚在车上抽烟,却不在我下班之前来打扰我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坦白说,言帧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我看多了少不更事的小男生,看多了为名为利的轻薄男子,对我而言,这个成熟的男人,也是一种诱惑。
  更何况,如果我跟他结婚,相信会对父亲的事业有很大的帮助,我以后接手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帮手。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对他,也不再像开始时那样拒人千里.





  就在我准备再考虑一下的时候,我遭遇了一件事,让我很快接受了言帧.
  那是我上完一个夜班以后,离开酒店回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我想的是,这条路已经走了好久,因此我一点没有戒心的往回走,没有想到的是,在离宿舍仅仅100多米的一个拐角,忽然冲出来一个黑影,将我的围巾拉上来捂住我的嘴,然后使劲把我往黑暗的建筑工地拖。
  我当时距离做完手术不久,身体还很虚弱,如果被迫发生点什么的话,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从小一个人生活惯了,我并没有惊慌,脑子里迅速想着对策,可是令我绝望的是,这时候宿舍的灯基本上都熄灭了,而这么一百多米的距离,是没有人会注意到这边这个黑暗的角落的.
 楼主| Persephone 发表于 12-3-2008 16:4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堕落的公主,吻过她的王子 下篇
  


堕落的公主,吻过她的王子 之二
  就在我绝望的挣扎的时候,身上的重量忽然消失了,言帧手上拿了一个砖头,上面沾满了血.我惊吓之余,一头扑进他怀里。我的脖子还有脸上都有些伤口,浑身都在抖着。言帧安抚的抱着我,喃喃说:还好我不放心,悄悄的开车跟着你。
  我能听出他口气中担心的成分,由于害怕,感动来得更加迅疾。我于是任由他抱我上车,然后回家。

  在他家里的几天,他给我请了假,让我安心的休养。他每天上班,然后回来的时候,给我带鲜花,带我爱看的牒,给我熬粥,做着我期望中的男人可以做的一切。我享受这些宠溺和温存。这些实实在在的爱护,是跟以前广智的甜言蜜语是完全不同的.我觉得安心。还有久违了的幸福。
  当我在这里养了一周的身体以后,我觉得该跟言帧摊牌。最起码,这个养尊处优的男人为了我,不惜自己洗手做羹汤。





  又一天晚上,在喝完他端来的姜汤以后,我偎在他怀里:"帧,我们结婚好不好?"
  言帧沉默了一下,我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我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
  他扶正我的身体:"欣然,我已经结婚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消化他说的话。他看着我,眼神平静:"虽然我结婚了,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可以给你买一套房子,你做服务员那么辛苦。我一个月可以给你两万家用,够你做好久的了……""够了!"我打断他的话。"我想休息了。"


  我躺下,有泪滑过脸颊,刚刚得到停靠的心,就那么生生的撕裂开来:言帧,是要我做他的情妇吗?原来,这个所谓的家,不过是他金屋藏娇的场所而已。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那么难以入目。在他眼里,我的身份,只是一个服务员,每个月给上足够的钱,我就应该心满意足感恩戴德?
  这一次,消失的是我。对于言帧,我甚至以死相逼,他终于没有再来。





  第三个失去的男人

  当我抵不过父母一味的电话轰炸,也抵不过内心海淹似的失望。准备收拾心情,回去继承父亲的衣钵,顺便颐养自己身心的时候,仅仅是3周的时间,我却,似乎重新看到希望。将写好的辞职信,捏回手中。
  那是因为,酒店新来了一位粤厨,阿泳。


  因为下了离职的决心,我做的比平时更没有心情,那天要上的菜是包房里的冰糖炖血燕,我一时走神,不慎把给客人的燕窝打翻了.当时用餐的,是跋扈惯了的熟客,不要说解释,连道歉和赔偿都是多余而不可能的。我想想也是最后一天,无谓多做解释或是争执。我甚至懒得替自己申辩。闲闲而不耐的看着这个所谓的有钱人夸张的嘴脸。
  同一个包房服务的小盐看到这个客人愈加过分,被吓的赶紧跑出去搬救兵。其实我根本不抱希望.在这里这么久,我当然知道酒店是看重客人还是看重一个快要走人的服务员。因此,当客人涨红了脸,挥着手向我的脸部过来的时候,我已经闭上了眼。
  是的,这些日子的苦闷及压抑,我甚至希望,得到一个响亮的耳光,那样,我就可以放声哭泣,不是吗?





  久久的等待,那种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如期而至。我微微的睁开了眼,手,依然靠近我,客人,依然涨红了脸,只不过,他的手臂,被另一只有力的手托住。
  我看着旁边这张冷峻的面庞,我所知道的,这是我们酒店的粤厨.他左手托了客人的手,右手托了一个托盘,里面,除了一盅新的冰糖炖血燕之外,还有一份法国鹅肝。他示意我出去,我听到他在后面不卑不亢的开了口:"胡老板,怎么火气这么大啦?是不是对我阿泳的手艺不满意?这里向你赔罪,尝尝早上过来的鹅肝?"
  他在笑,是询问的话语。可是,确实毋庸质疑的口气。

  那个爆发户老板,也捡了个台阶下,无非一份燕窝而已,他还要经常来酒店的……
  出了包房,阿泳看了我一眼,说了句以后小心些,别无他话,甚至没有要我的谢意,转身回到厨房。不知道小盐什么时候回到包房,看着阿泳的背影,直发花痴,感叹好男人啊!
  我愣在那里,现在,居然还有人,会为了一个服务员出头?
  我默默的收起来辞职信,不知道自己是抱有希望,还是别的什么。我真的对他临走时看我的那个眼神所迷惑。有怜惜,有不解,有疑惑……
  没有再多想,我决定给自己多一次机会。也给我的爱情,多一次机会。
  接下来的日子,我花了更多时间观察阿泳,甚至找各种机会去他宿舍。





  我想,我只是希望有一份稳定的爱情,温和,有序,平凡,仅此,而已。

  前两次的失败恋情之后,我看人,更多了一个心眼。不仅仅仔细观察他,还多方打听他的为人处世。比如他的助手,比如人事部的小文员的资料,比如厨房的洗碗阿姨,比如门口的保安。甚至连他的助手都问我是不是看上他了,人家可是好男人。
  我厌恶他那种知晓一切的口气,我厌恶他那猥亵的眼神。
  我想,阿泳是喜欢我的,不然,他不会回宿舍以后,给我褒汤喝,不然,也不会常常常在下班后陪我回宿舍。可是,他对我明显的示好,似乎有些刻意回避。
  我总是想不通,于是在观察了两周后,我决定问个明白,反正,我是要回去的。时间,确实不多了。不久,就是我的生日。我打算,在那天回去。
    要,不要,总要抉择。


  于是一天他休息时,我9点下班后,发了个短信给他,说要跟他谈谈。他很快回了短信:“你来,我在宿舍等你。”
  宿舍关了灯,隐隐看到床上睡了一个人,这是阿泳的单身宿舍,我于是放心的走过去,坐到床边。我小声的喊了一声,没想到他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直接把我拽上床。
  我心里的疑虑在那一刻消失无踪。原来,阿泳也是爱我的。我想,就这样吧,只是我想安定下来了。这样就够了。
  黑暗中,他疯狂而贪婪的需索,跟我认识的他完全不同,可是在他的单身宿舍里,我鼻间尽是他的气息。我于是闭了眼配合他,耳边只剩下喘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传来敲门声,还有,我熟悉的声音。那是阿泳的声音,在门外。
  我从迷糊中惊恐的挣扎着坐起来,凌乱的开灯,满地的狼籍,我的衣服,男人的衣服,还有床上,赫然是,阿泳的助手。
  这个无耻的赤裸的男人的躯体,在日光灯下,那么刺眼。
  阿泳怎么进来的,我已经忘掉了。我只记得他的助手慌乱的离开,之前诺诺的对阿泳说,不就是一个女人嘛,都给人打过孩子,被人包过,还那么不可一世的……
  我赤着身体,就那样站在屋子中间,任凭刺眼的灯光照着我。我失去了移动的力气。
  阿泳看了我,将手中的一个礼物盒随手丢到地上,淡淡的说,我中午出去办点事,没有带电话,打扰你们了。我看着他拿起他桌子的手机,那个电话那么讽刺的丢在那里。
  阿泳转身出了宿舍。


  我忽然那么绝望,整个世界的黑暗吞噬了我,被父母当作公主的我,却,那么堕落,甚至没有机会,吻我的王子……



Lemon 发表于 12-3-2008 16: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刚刚上来YANBONG,但不知从何开始爬贴?欢迎使用 论坛导读功能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19-1-2021 15: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