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兴权力促三州委印裔副大臣 社运人士主张打破种族分野

[复制链接]
Yahoo 发表于 11-3-2008 23: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兴都权利行动力量(Hindraf)主席瓦达姆迪(P.Waytha Moorthy)认为,印裔选民对在野党阵线在本届大选的胜利贡献良多,民主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在雪兰莪、霹雳和槟城组织新州政府时应该投桃报李,委任一名印裔议员担任副州务大臣或副首席部长。

身在印度新德里的瓦达姆迪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越洋电访时说:“兴都权利行动力量呼吁所有支持者不分种族投在野党一票,在野党因而获得巨大胜利;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应该承认印裔的贡献,委任一位印裔副州务大臣或副首席部长,这并没有损失。”


以雪兰莪州为例,瓦达姆迪深谙基于政治现实,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必须分享政权,州务大臣由人民公正党议员担任,而副州务大臣则由民主行动党议员担任但仍可多委任一名印裔第二副州务大臣。



他特别点名推荐遭政府援引《1960年内部安全法令》扣留的马诺哈然(M.Manoharan,左图)出任第二副州务大臣。目前仍被扣留在霹雳州甘文丁扣留营的马诺哈然,竞选哥打阿南沙(Kota Alam Shah)州议席告捷,以7184多数票打败民政党候选人庄秀春。这个选区的选民17.1%是马来人、58.1%是华人、23.3%是印度人,其他族群则占1.6%。



记者问他,若在野党执政的州政府没有委任印裔副州务大臣,只委任行政议员是否足够,瓦达姆迪表示:“不够,我相信不必我们要求,他们也会委任印裔议员出任行政议员,但这还不够。印裔已作了贡献,如果他们(在野党)不兑现,我们会根据他们的决定,再决定下一步要怎么做。”


瓦达姆迪昨日已通过该组织协调员哲亚达斯(S.Jayathas)传达这项要求,他的短讯写道:“兴都权利行动力量恭喜在野党夺下四州政权,在野党应该感谢由兴都权利行动力量兴起的人民力量浪潮(Makkal Sakti Wave),改变了人民的思维和提升了各种族人民的政治成熟度。”


“兴都权利行动力量要求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在雪兰莪、槟州和霹雳委任一名印裔副州务大臣,以显示他们对印裔社群的照顾。兴都权利行动力量要求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不要背叛印裔社群和印裔对他们的信任。”


哲亚达斯发出的另一则短讯也传达该组织另一名领袖乌达亚古玛(P.Uthayakumar,右图)的相同要求;乌达雅古玛目前也被扣留在甘文丁扣留营。


人民国会(The People's Parliament)和《人民宣言》发起人哈里斯依布拉欣(Haris Ibrahim)认为,现在不应该再分印度人、马来人和华人了,而是要开始以“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思考事情。


记者问他是否得修改州宪法才能增设副州大臣职位,身为人权律师的他表示不太确定,因为各州宪法不同。


选举结果乃国民胜利


自由撰稿人巴拉丹(Baradan Kuppusamy)认为,马来人、印度人和华人都投下反对票显示各族人民都不喜欢国阵,这是全马来西亚人的胜利,若只靠印裔选票无法达到这种效果。“人民投票给安华是因为他是全民领袖,我们需要能捍卫全民利益的代议士;我相信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将会作妥善安排,分享政权。”



他也表示,兴都权利行动力量的领袖现在都被扣留在甘文丁扣留营,无法与在野党领袖洽谈此事;因此,他认为要委任谁当副州务大臣或副首长,应交由民主行动党和人民公正党的领袖协商和决定。


他说:“我们现在要的是共识政治(concensus politics),需要在共同的议程内讨论。”


巴拉丹也说,如果再看选举的结果,其实很多在野党印裔候选人赢了,国阵的印裔候选人输了,证明今后仍有很多印裔代表可在议会里传达印度人的问题。


国阵成员党印度国大党在本届大选竞选九个国会议席,只中选三席,该党一线领导人竞选的六个席位全部落败,包括党主席三美威鲁竞选的霹雳州和丰国会议席。另外,该党在雪兰莪、霹雳、槟城和吉打竞选的州议席也全部落败。


打破华人管华人事想法


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不赞同硬性规定委任印裔副州大臣或副首长,因为这么做无法打破刻板印象;无论州大臣、副首长或行政议员,他们应该关注全民课题,而不是要有华人事务部长或印度人事务部长。


兴都权利行动力量要求委任印裔副州务大臣或副首长,华人也可要求,毕竟根据人口比例、得票率,华人也有条件这么做;不过,陈亚才(左图)说:“我们要尝试打破华人管华人事务的想法,但必须对课题敏感,了解印裔社群的教育、就业、宗教等状况。他们必须对此类课题表现地更认真也更慎重,因为已不能再像过去一样以‘我们正在研究’这种不着边际的处理方式问题。”


陈亚才也说,虽然一些州的宪法规定必须州务大臣人选必须是回教徒和马来人,但日后条件成熟时,可由多数党形成一种默契,逐步开放。

他也认为,若为了工作便利、某个族群对本身族群的语言、宗教的熟悉程度,另作安排则无可厚非,毕竟特定族群代表对其族群面对的课题或宗教较为敏感。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6-1-2021 02: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