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阿兹莎,公正党最后一盏灯 峇东埔,烈火莫熄背水一战

[复制链接]
Yahoo 发表于 7-3-2008 01:4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今天,不仅城市华人不怕了,小城乡镇的华人也一样;比如那天晚上在峇都加湾国会选区内的柔府新村(Kampung Juru),在民主行动党主办的讲座会台下,一些村民越听越不耐烦,一名中年看我是外来记者,趋前来问我:“都快十点了,安华到底来不来啊?”一向习惯用种族眼光看事物的人,大概难以理解这位“华人”老兄苦等安华(马来人)的焦虑。

 

上 个星期,同样是民主行动党的讲座,槟岛打枪埔组屋的群众几乎清一色是劳动阶级的华人。刘镇东演讲后,掌声热烈;黄泉安也上台了,开始有呼声;林冠英上台 后,开始将群众带入激动的氛围。最后,安华抵歩,打枪埔群众的掌声和欢呼不曾间断过。直至安华离开,这些“华人”还依依不捨的目送安华的身影,消失在狭小 喧闹的街道尽头。

 

这些大城小镇的华人、印度人等等,传达了一个重要的讯息:安华是属於全民的。当他演说时,你忘记了他在用何种语言,他代表何种肤色和宗教。他不像精通三语的许子根,用不同的语言玩弄着和槟州人民经验不相符的数字,或说着同样一种不曾触及人心的东西。

 

“知 名”学者詹德拉尽管说安华只为了自己,勤於乘飞机的“拉伯”尽管说安华当首相会是灾难,可是没有人能否认,安华所到之处,不论马来语程度如何的原住民、锡 克人、印度人、华人、马来人,甚至外工,通通都被他散发的精神所吸引。从这些平时在政治上缺乏发言权的老百姓脸上,我看到烈火莫熄的改革之火,如何感染着 每一个对未来有所期盼的心灵。

 

背水一战

 

和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处境相似,代夫出征的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这一仗,是不折不扣的背水一战。胜了,因拉伯故意提早五个星期解散国会而导致丧失竞选资格的安华,将有最后的机会通过补选进入国会,带领人民公正党东山再起。败了,该党很可能从此走向衰弱,而其主张的族群平等路线,势必要遭到沉重的打击。

 

2004年峇东埔一国三州大选成绩

 

峇东埔国会议席

P44)(重算)

诗布朗再也州议席

N10

柏玛当巴锡州议席

N11

本南地州议席(N12

选民人数

54041

20084

19149

14808

候选人

巫统/菲道斯(21147票)

巫统/阿力夏(10113票,当选)

巫统/末依沙南里(7378票)

巫统/阿都查理尔(6195票,当选)

公正党/旺阿兹莎(21737票,当选)

公正党/曼梳5649

回教党/莫哈末韩丹(8057票,当选)

公正党/安华沙哈里(5528票)

总票数

43549

15762

15435

11915

多数票

590

4464

679

667

废票

665

178

-

192

投票率

80.93%

79.48%

82%

80.46%

 

峇东埔一国三州2008年选民结构

 

峇东埔国会议席

P44)(重算)

诗布朗再也州议席

N10

柏玛当巴锡州议席

N11

本南地州议席(N12

选民人数

58449

22678

20350

15421

马来人

69.49%

63.82%

72.96%

73.25%

华人

24.57%

23.72%

25.78%

24.20%

印度人

5.8%

12.21%

1.22%

2.40%

其他族群

0.14%

0.23%

0.01%

0.14%

 

安华的政治生涯堀起於峇东埔。该区在1980年代以前属於回教党的传统强区,1982年大选时开始改运。当时还在巫统的安华受命在此上阵,经过他落力开拓,将乡镇和稻田为主的峇东埔开辟为柏达镇和教育及行政中心,为峇东埔人提供不少教育和就业机会,终於将此区扭转为巫统强区。

 

天有不测之风云,1998年金融风暴期间,安华因与马哈迪政见分歧而被革职及深陷牢狱,丧失了参加1999年大选的机会。旺阿兹莎代夫上阵,凭着多数马来人和华人对安华的同情票,23820张票漂亮胜出,多数票多达9079张。当时,败在旺阿兹莎手下的是前槟州副首席部长依布拉欣赛益,他曾是安华在朝期间的徒弟,却被受命攻打师父的堡垒,和师母对上。峇东埔这区,成也安华,败也安华;在朝安华,在野也安华。

 

2004年,阿都拉巴达威的廉政承诺发挥效用,人人以为这位慈眉笑眼的好好先生将一改马哈迪时代的铁腕统治,再加上安华效应退烧,大批选票重回巫统囊中。而且当时在野党各自为政,被“拉伯旋风”括得溃不成军,人民公正党从五国四州的代表席锐减到剩下一个国席,而旺阿兹莎仅以590张多数票险胜。

 

如今,安华从峇东埔重新出发,让1998年发动的烈火莫熄改革运动重燃。这一次,他照旧必须仰赖人民公正党“最后的一盏灯”旺阿兹莎,以便重振旗鼓。和林冠英的际遇有点相似,“狱”火重生后的安华,不仅在个人演说魅力上更上一层楼,更重要的是,其关怀的层面已从当年在回青(ABIM)时期的宗教本位,和巫统时期的族群本位,提升到现在的全民议程。甘冒被马来人种族极端分子指为马来人叛徒的风险,主张以经济改革议程,取代新经济政策,是安华脱胎换骨所必须经历的挑战。

 

提名日声势远胜国阵

 

提 名日之前数天,主流媒体不断臆测,旺阿兹莎长期不在选区服务而引起峇东埔选民不满,势必面对无法成功卫冕的危机。人民公正党公佈槟州候选人名单那天,旺阿 兹莎被媒体频问败选的问题激怒,被逼表示道:“我最担心的是选举委员会能否履行他们的职责,而不担心选民对我的信心。”

 

提名日当天,前往提名站的人民公正党和回教党支持者人数多达三千至四千人,国阵支持者阵容则不及一千。这显著的差异虽然不必然反映在投票日当天的结果上,却至少破解了主流媒体对旺阿兹莎败选可能性的高估。

峇东埔国会选民五万多人,如果前往提名站的大约五千名支持者人数是投票倾向的缩影,意味着替阵得票率至少是国阵的三倍。

 

另外,记者从一些峇东埔华裔选民的口风探知,百物涨价、治安败坏、工资低落的全国性现象和议题,普遍上已引起民怨,国州议员的地方服务满意度反而成为次要事项。许多住宅区并不将解决问题的希望寄託在议员身上,它们已成立了各自的护卫队,以自救方式维持地区治安。

 

必须一提的是,提名日当天安华因在吉隆坡为女儿打气,而没有前往峇东埔;尽管安华缺席,旺阿兹莎尚且能在气势上盖过国阵。投票日前夕估计安华将再度北上助阵,届时所暴发的安华效应真令人拭目以待。人民公正党和族群平等政治的未来,也系在这股难以估计,却教人或满心期待,或咬牙切齿的安华旋风的强度上。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8-1-2021 12:1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