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国家18年后重返十字路口 华人政治却像绕转交通圈

[复制链接]
Yahoo 发表于 5-3-2008 01:3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们的国家正处在十字路口。本届全国大选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改变国家命运的机会,以实现一个更美好的将来。”--1990人民阵线《挽救马来西亚》竞选宣言

 

“马来西亚正处于十字路口,我们必须由此检视我们自己是否已经准备迈向一个更好的未来。”--2008人民公正党《破旧立新,迎接新希望》竞选宣言

 

现任南方学院院长祝家华早年著作《解构政治神话--大马两线政治的评析》,分析了本地“华裔民族权利平等运动”转渡到“政治反对运动”的过程,认为1980年代末提出的“两线制”,是处在“民族残梦”和“民主新梦”之间的民主理念。

 

在此篇硕士论文中,祝家华如是归纳本土华裔的政治斗争阶段:1960年代的斗争呐喊期、1970年代的彷徨苦闷期、1980年代的寻路挫败期、中期的“民主觉醒期”及末期的民主萌芽期。

 

易言之,华裔政治在1990年代初已渐入正轨,强调替代性政府--即改朝换代的政治改革,以创造两线制,并揭露国阵政府的腐化、滥权、不民主、侵害人权等重点,另许诺从国阵少数集权及权力狂热集团手中挽救马来西亚。

 

1989年“两线制”概念在华社掀起舆论时,马华公会如是回应:“回教党和46精神党在行动党撑腰下夺取政权的危险性,我们郑重地指出这危险性,原因是国阵万一倒台,马来西亚的民主自由和世俗的政体也可能被专制独裁的神权统治取代。”

 

几近20年以后的今天,又是怎样的局面?或者说,当曾经以“回教是解决方案”(Islam is the solution)空洞口号竞选的回教党,提出一套以“福利国”为主题的36页竞选宣言、治国纲领时,华社在政治论述上的开展,又到了什么阶段?

 

种族主义依然浓厚

 

“勿分裂华裔在朝的政治力量”,似乎成了马华公会在届大选唯一论述;但仔细剖析此论述,其背后逻辑不外就是“投选国阵华裔候选人就能解决问题”,与空洞的“回教是解决方案”同出一辙。更甚的是,“回教”概念中至少涵盖了一套治国方针,然而,“黄皮肤有华人血统”的候选人,究竟意味着什么?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执行长陈亚才(右图)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就认为,在很多时候,华社还是从种族的角度思考问题,导致公共的议题没有办法成为选举的主题。他举例,自去年就闹开的“司法丑闻”课题,很明显的就没有在届大选中引起辩论。

 

若出席替阵或民主行动党的群众大会,就会发现司法丑闻短片主角维卡纳伽林甘(VK Lingam)经典对白对、对、对correct,correct,correct)是群众的笑料,而演说者也会触碰司法机构贪腐的课题,一直无法成为主流媒体的焦点。

 

陈亚才认同,媒体扮演主导议题焦点的重要角色,却也补充本身数日来在雪隆一带出席政治群众大会的观察他 发现,在八打灵再也(Petaling Jaya)一带的群众大会,由于候选人来自马华公会、民政党或民主行动党,群众清一色是华裔;而由回教党与人民公正党竞选的鹅唛区(Gombak),群众 大会出席者逾85%是马来人,与实际选民结构不成正比。如此明显的种族区分,在某程度上反映了种族主义依然根深蒂固。

 

论述:各取所需

 

撇开国阵华基政党逃离司法丑闻、贪污滥权、经济治理无方等问题不谈,在攻击与回应政敌指责时,也显得疲弱无力,甚至自掴嘴巴例如,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形容民主行动党领袖兼攻国州议席是“贪心”之举,旨在赚取津贴,却无视本身曾经兼掌卫生部和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门,以及国阵主席阿都拉巴达威兼掌首相、国安部与财政部的事实。

 

另外,马华公会过往常以“不能试试看”反击政敌向选民要求“试五年”,其蕉赖区(Cheras)候选人吴心一却在前日(3月2日)发文告高呼“让我试五年”。较早前,马华公会以“政治逃兵”、“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奚落没有重返马六甲竞选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无法解释为何该党总秘书、黄家定胞兄黄家泉在上届战败华都牙也(Batu Gajah)后,本届却转战安全区丹绒马林(Tanjong Malin)。

 

再看民政党,前主席林敬益儿子、该党青年团署理团长林时彬竟然以“尚未成家”攻击自己对手、峇都区(Batu)候选人蔡添强,指后者会因感情生活上的烦恼,而无法兼顾国家大事。若此逻辑可以成立,国阵其他未成家的候选人如周美芬、胡渐彪、周紫琳等该当如何?

 

从“马 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三结合”、“两线制”等大论述,降至以“私生活”作人身攻击,本届大选充斥太多逃离“公共议题”的口水战。马华公会以“反对党在 表演作秀,马华真正踏实做事”、以“数年来增建15所华小,搬迁74所华小”沾沾自喜,高喊“以华制华”玩弄种族情绪,完全不谈政策上如何发展华文教育、 现有新经济政策如何应对全球化等问题,更遑论司法、选举制的改革了。

 

不甘心,不放心

 

陈亚才说,这些年来,许多如贪污、政策上的不公平等的“老问题”没有解决,选民心知肚明,却持矛盾心态。一方面不甘心投选原任政府国阵,另一方面却不放心转投在野党。他解释,基本上国阵以外只有回教党在吉兰丹州有执政经验,因此选民对其他政党的想像多属猜测,由于没有把握情所以往往拒绝冒险。

 

另外,他也点出,在朝的马华公会多年来的笼络,通过地方服务、剪彩、拨款等捷径,把过去传统的“对抗”减低了。加上本地社会尚未成熟,许多社团领导人往往因为害怕秋后算帐,在压力下不敢公开表态支持在野党。

 

过去在华社扮演领头角色的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及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教总),在届大选以“中立”表态。询及华教本是国阵政府制度下的受害者,却对不公制度表态“中立”时,陈亚才认为,董教总只是个案,许多团体同样陷入两难,一方面知道需在制度上争取改变,另一方面却担心表态后会让原本争取的工作更艰巨。

 

群众需要标竿

 

当 记者提及1990年由董总主席林晃升率领27华教人士加入民主行动党,以壮大“两线制”的“民权起义”例子时,陈亚才承认领导人起关键作用。他直言:“这 跟带动的人有关系,有没有人敢站出来,敢不敢站在那里?林晃升本身就是有这个(两线制)想法的领导人,而且继续站在那里。”

 

他解释,群众需要领导、需要标竿,有了标竿,群众才找到集聚的点。

 

董教总于2月28日连同四个华团,发表五建议,包括恢复各源流小学数理科以母语教学和考试、制度化增建华小和淡小、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以解决华小师资短缺、尽快重新启用白小原校校舍,以及批准新纪元学院和南方学院升格为大学。

 

然而,更早前,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发表题为《“国家兴衰,华社有责”——隆雪华堂对第12届大选的建言与展望》的文件,跨越华教范围提出六个领域的政策建言即民主、人权与法治、经济、文化、教育,以及言论与资讯自由。

 

回到“两线制”响彻云霄的1990年,当时董教总及雪华堂领袖联合发表《追求民主社会宣言》,高呼:“渴望这个国家是建立在真理、理性正义、民主和人权的社会。”

 

那是18年以前的事情。上个世纪的呼唤,今已成绝响。当马来西亚人再度来到未来的十字路口,华裔朝野政治,似乎又绕回18年前的交通圈。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6-1-2021 03: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