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国阵料可保住三分之二议席 马列:要帮政府就投在野党

[复制链接]
Yahoo 发表于 3-3-2008 02: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所资深院士法立诺(Farish A. Noor)预测,国阵在2008年大选将保住三分之二议席,但将失掉1516个议席。选票流向哪个在野党,也将主导我国接下来的政治生态。

根 据法立诺(右图)的观察,这届大选有反风,只是这些选票会否转化成议席还是未知数,因为现在的反风非常不平稳。尽管如此,他认为印度国大党会在巴生河流域 一带重挫。若大选结果是输掉马华公会或印度国大党的席位,将削弱这两个政党,而我们将拥有一个更霸权的巫统。巫统将继续推行其回教化过程。

不过,他认为我们也必须分析选票的流向。若国阵流失的选票,一如1999年般流给回教党,回教党将主导在野党,也将如1999年般跋扈,不再需要与其它在野党合作;若选票流向民主行动党,而人民公正党又得不到显著的选票,将出现两极的在野党。

法立诺说,人民必须做好心理准备,在大选后面对这样的政治环境,不过,他认为可喜的是,马来西亚人民在这届大选开始懂得提出自己的要求,社会日益成熟。如今回教党和其他在野党已联署支持《人民宣言》,他相信选民在大选后,会检验回教党是否兑现他们的承诺。

他认为,这届大选有大量独立候选人参选,这也意味着人民已不再相信政党可以改变现有的状况,反之寄托于有志改变的个别独立候选人进到国会后,能通过提呈私人法案提一些有关宗教自由、种族平等这类政党不会支持的议题。

法立诺指出,人民这么多年来,已受够了国阵那份从1959年开始便没有太大改变的竞选宣言,因为在这么多年来,人民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马列:帮政府就投在野党

人权律师兼全国人权组织(Hakam主席马列英迪斯(Malik Imtiaz Sarwar)表示:“为了帮助政府,我们需要投选在野党!我们今天已没有别的选择。”

马列英迪斯(左图)认为,虽然阿都拉在2004年时满腔承诺,但问题是谁可以协助他实践他想做的事情,因为他身处在一个已经僵化的政治体系里,没有人帮他执行。因此,为了帮助政府,必须投选在野党。

他说:“国阵政府不可能转手,为了要让他们有更有责任感,必须要送更多在野党代表进入国会。人民也可以看看那些声称要带来改变的候选人是不是真的兑现他们的诺言。”

马列的要点主要围绕在,人民可做什么以达到改变。他指出另一名人权律师哈里斯依布拉欣(Haris Ibrahim)所发起的“人民国会”(The People's Parliament),让选民可以直接参与讨论选区的议题,目前在全国大约有20个选区组成了一个小组,这些小组确认的课题中,有一些共同课题,包括宗教自由、回教国、责任感(accountability)等,一些成员甚至表明可以在大选时参选对垒政党的候选人。

他认为,其实有许多人推动了一些可带来改变的工作,只是未必为大家所知,可以做的事情其实很多。

种族、宗教政治依然是元素

两位主讲人都认为种族和宗教政治将是这场大选的重要元素。他们是在一场题目为“种族政治将主导2008年大选?”(Will Race-Based Politics Dominate the 2008 Elections? )的对话会上回答主题时发表了个人的意见。

法立诺认为,这届全国大选,除了种族政治之外,宗教政治也将成为重要的元素。他以兴都权利行动力量(Hindraf)通过兴都教获得教徒支持为例,这显示了我国的宗教课题日益显著,而兴都权利行动力量事件之所以会发生,与巫统这么多年来操弄的种族和宗教政治手法无异。他认为这种情况将分裂马来西亚的人民。

他认为,巫统这么多年来实施的种族和宗教政治已把马来人与其他社群隔绝开来,回教徒的思想变得狭窄,道德警察随时准备要到你的家看你做什么,书本被充公、遭查禁,就算今天巫统倡导文明化回教(Islam Hadhari),要回教徒以开放的思维接受他人、要接受普世价值,但是今天这些价值观却无法深入到人民那里,因为巫统不可能一边要马来人特权,另一方面又要思维开放。

马列也指出,许多人认为回教徒的事情与自己无关,直到2004年莎玛拉(Sharmala)的孩子被抢走,改信回教,大家才看到回教与他们有关。如马来西亚基督教协进会(Council of Churches of Malaysia)自那时开始扮演更积极的角色。而这类“事事关己”的态度,将能够带来改变。只要每个人有求变之心,改变有可能发生。

夺回话语权

主持人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旗下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杨淑雯(Tricia Yeoh)问两位主讲者要用什么语言将讯息传达给大众,尤其是乡区的马来选民?

法立诺作的回答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谈到可使用马来西亚语(Bahasa Malaysia)将讯息传大出去。他认为,必须掌握马来语,然后用这种语言赋权(empower)给自己。

他说:“当我们掌握了马来语,我们就可以掌握政府,我们必须把马来西亚语民主化,让它变成我们的。”

另一部分则是,要用什么方法传达论述;他认为,我们许多政治论述已执政党主导,他以世俗多元化(secular pluralism)为例,这个词语已经变成一种禁忌,不能提起。

他进一步表示,我国的政治领域如今充满着宗教性的神圣词语,譬如说,你不能提出质疑。另一个显著的例子则是,“文化”这个字眼。

他说:“文化本来是一个中立的字眼,当政治人物开始说辩论不是我们的文化、示威不是我们的文化时,文化这个字已经不再是我们所知道的文化,而是你不可以做什么。而我们的文化则是忠心、遵从,把文化跟封建的观念连起来。”

而我国现在的政治环境已容不下阶级这种观念,因为这个字眼已经跟共产党挂钩在一起,当这个词语少用的时候,渐渐人民就不再提起这个词语。

马列认为,要说大多数人说的语言,则必须对准事物的核心,说出人民心中的不安。他认为,每个人,不分种族、宗教,他们心中的不安是一样的,只要能够找到一些大家共同关心的课题便可。

他以今年的反通膨示威为例,这场示 威吸引到不同种族、宗教的人民一起出来,是因为油价和过路费起价都是人民关注的课题。如果今天告诉一个人,他的屋子将被银行夺走,而此案带上法庭,他也希 望法官秉持公正,而不会为了在退休后成为该银行的董事而偏袒银行那方,这类用以提醒司法独立重要性的例子将更容易传达给人民。

飙车族现象令人担忧

另外,法立诺也提到“飙车族”(Mat Rempit),这种现象其实是阶级现象。这些飙车族都是城市工人阶级的马来人,他们感觉自己没有前途、也不是什么显赫人物、也不会赚大钱,于是要夺回城市某个角落的主权。他们会想,当他们夺回这些城市的道路时,这些有钱人躲在家里的安全领域内。

法立诺担心这些飙车族很容易被收编成为某个政党的力量,这将成为政治问题。他以光头族(skinhead)为例,这些人原本是英国白人工人阶级,但是后来被法西斯收编。

他说:“我们必须密切关注‘飙车族’现象,他们可能最后会遭人利用。由于没有跟他们沟通,他们就发出声音引人注意,一旦有人真的跟他们说话了,给他们一笔钱做一些事情。这将成为很大的政治问题。”

杨淑雯也提到,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向一千位1835岁年轻人对国民团结议题看法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发现,18岁的年轻人与35岁年轻人相比,18岁的年轻人与友族之间的交往非常少,这种趋势令人担忧。

曾在马来亚大学任教三年的法立诺也认同,不同种族的学生基本上是没有交流的。他认为,我国缺乏公共空间让年轻人交流。不过,他认为近年来诞生的青年组织如动力青年(Youth foe Change)和大专生党,确实带来一些转变。

这场由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旗下的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办的对话会,在马来西亚基督教协进会会所举行。这场在大选前最后一个星期日举行的对话会吸引了大约一百名出席者,座无虚席,有些出席者还站着听两位主讲。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26-1-2021 13: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