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BONG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法国第一雇佣兵”亡命人生

[复制链接]
Jer 发表于 22-9-2008 23:5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成为YANBONG会员吧!
时下最热门的资讯、娱乐、贴图等分享都在这里等你发掘哦!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07年10月13日,在巴黎一家医院里,一位78岁的老人在亲人环伺中去世。对于他的死,法国媒体这样报道:“曾经在非洲国家参加、发动政变超过30年的最著名的法国雇佣兵鲍勃•德纳尔,10月13日晚上去世了。”

  他就是有“法国第一雇佣兵”之称的鲍勃•德纳尔。他是法国上的传奇人物,从上个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他在10数个国家发动政变,从安哥拉、尼日利亚、贝宁、津巴布韦、到科摩罗,他的一生可谓是波谲云诡,跌宕起伏。得意时他是太上皇,大权独握呼风唤雨;失意时他是流亡者,举家奔逃东躲西藏。他的辞世,与其说是为他亲手制造的暗杀和政变画上句号,不如说是为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那一段黑暗的、也有些浪漫的小规模雇佣军时代拉上了最后一道窗帘。

  10月13日,有“法国第一雇佣兵”之称的鲍勃•德纳尔去世了。他在法国是一个传奇人物,一生纵横亚非30年,在10多个国家发动了20多场政变。对于他的去世,英美媒体充满感伤,有人说他的死彻底终结了个人雇军盛行的时代,而与他有过节儿的非洲国家则拍手称快。

  【逝世反应】

  死后评价冰火两重天

  鲍勃•德纳尔并不是他的真名,他的去世也不像普通人那么平静。非洲国家科摩罗的前总统阿卜杜•苏雷•厄尔巴克说,德纳尔的死勾起了我们痛苦的回忆……这个人玷污了我们国家的历史“。非洲多个国家和亚洲部分国家的媒体也拍手称快,称”上帝终于收回了法国殖民地的阴影“。

  法国和其他欧美的媒体则对他的死满怀感伤。一家法国媒体开头便说,“法国最著名的雇佣兵死了”;英国和美国的媒体均表示,“法国雇佣军的第一枪杆、世界雇佣军的榜样轰然倒地”,“一个时代结束了”。

  这样的形容对于鲍勃•德纳尔来说并不过分,他似乎就是为战争而生。他纵横亚非30年,在10多个国家发动了20多场政变。1975年,德纳尔首次参加科摩罗的政变;1976年,参加安哥拉内战;1977年,在贝宁发动未遂政变;1978年,在科摩罗发动新政变;1982年,在乍得参加行动;1993年1月,德纳尔回到法国,在戴高乐机场被捕,因策划贝宁政变被判处5年徒刑,缓期执行;1995年9月,再次回到科摩罗发动政变。

  英国著名小说家弗里德里克•佛西斯曾经写过一本小说《战狗》,讲述非洲的雇佣军故事。据称,书中主角的原型就是鲍勃•德纳尔,他被非洲士兵称为“白色魔鬼”。有人曾这样评价德纳尔:“当他活着的时候,没有一个非洲的专制统治者能够睡得安稳,因为他们不知道鲍勃什么时候会攻占进来。”

  【纵横非洲】

  刚果(金)“自行车政变”

  刚果(金)在1960年6月30日宣布独立,随后陷入内战。1961年,德纳尔受雇帮助刚果(金)训练政府军,对抗试图分裂加丹加省的分裂武装。

  但是德纳尔很快改变了他效忠的对象。1964年,他和他的一个战友“疯狂迈克”共同开始支持当时的傀儡政权莫瓦斯•冲伯政府,并帮助冲伯政府镇压全国各地的爱国武装斗争。

  1965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国民军总司令蒙博托再次发动军事政变,宣布成立第二共和国,冲伯政府倒台。这时,德纳尔再次改变了支持对象,他们开始支持加丹加省的分裂势力,试图帮助加丹加省独立。

  1968年春天,当刚果(金)总统蒙博托正在听一首当时流行的披头士的音乐《Hey Jude》时,德纳尔带领100人骑着自行车冲入加丹加省,发动了一场让人瞠目结舌的政变。这简直像一场闹剧,没有人相信他们会胜利,果然,他们失败了。因为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逊甚至未经国会同意就派遣由美国人驾驶的C-130运输机帮助刚果(金)政府平息白人雇佣兵发动的叛乱。

  在那个年代,鲍勃•德纳尔的足迹遍布很多非洲国家。他在尼日利亚作战;他在安哥拉、也门、罗德西亚和贝宁多次发动政变,有时成功,有时失败。没人看得懂他的支持对象,有时他支持反对者,有时他支持保皇党。有时他颠覆政府,有时他保卫政府。因此有人说,法国政府是他的指向标。不过,他在非洲的行动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不要使法国政府牵连进去。

  在非洲期间,他和“疯狂迈克”曾经多次挽救那些被非洲本地土著和士兵所捕获的白人士兵。这些士兵有的被活活烧死,有的被土著生吃,还有的正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为此,非洲本地的士兵对他又怕又恨,称他为“白色魔鬼”。

  【黄金时代】

  科摩罗11年“太上皇”

  在所有的政变阴谋中,德纳尔最出名也最成功的是在科摩罗发动的四度政变。科摩罗是一个印度洋群岛国家,位于马达加斯加西北部。

  杀死放荡暴君

  法国殖民时代,科摩罗的总统是艾哈迈德•阿卜杜拉。1975年,德纳尔第一次参加在科摩罗的政变,试图推翻阿卜杜拉,但没有成功。随着殖民地革命浪潮的兴起,1978年,由阿里•索利赫领导的起义军推翻了阿卜杜拉的统治,宣布脱离法国殖民统治。当时,索利赫41岁。

  阿卜杜拉逃亡法国,找到德纳尔,与德纳尔达成了一笔“交易”。他许诺说,只要德纳尔帮助他夺回总统之位,就给德纳尔最高官衔和一大笔钱。据说这一数目高达600万美元,这种“成为掌权者”的可能性让德纳尔怦然心动。

  德纳尔曾经在科摩罗为索利赫培训士兵,因此他对这个岛的情况了如指掌。他知道,索利赫是一个多疑的独裁者,他派了一个15岁的少年执掌警察局,那个无知的少年将警察局的所有国家档案全部烧毁。自从一位巫医告诉他,他会死在一个带着一条黑狗的白人手里后,他便下令屠杀了岛上所有的黑狗。

  1978年5月,49岁的德纳尔带领46名训练有素的手下驾驶一艘改头换面的渔船从欧洲出发,远渡重洋,13日晚上,他们趁夜悄悄登上了这个有着优美田园风光的小岛。

  没有人比德纳尔更善于发掘一只小型队伍的能量。他们悄无声息地逼近了王宫,并将王宫团团包围起来。

  据德纳尔传记中的叙述:“那个年轻人(索利赫)正与两个12岁的全裸女孩在卧室嬉戏。他们吸大麻,注射兴奋剂,并一边观看一部黄色。德纳尔敲了敲卧室的门。随后从德纳尔的枪管里传来短促的一声响声,结果了这个暴君的性命。”第二天早晨,德纳尔和他的士兵们骄傲地拉着索利赫的尸体在街上游行。当时德纳尔就带着他那条黑色的阿尔萨斯牧羊犬。

  娶第6个老婆

  在人们的欢呼声中,德纳尔把总统艾哈迈德•阿卜杜拉扶回总统宝座,而他自己当上了总统卫队长,牢牢地把持了科摩罗的实权。从1978年到1989年,德纳尔成了科摩罗名副其实的“太上皇”,当地人称他为“白人酋长”。

  在此期间,他改信伊斯兰教,改名赛义德•穆斯塔法•马杰布,一手策划了科摩罗与南非结盟的战略计划。他在这里为自己建了一座占地1800英亩的豪华庄园,并配备了300多名仆人。庄园里光豪华汽车就有60余辆。皈依伊斯兰教给了他另一项便利,那就是他可以同时娶好几个妻子。在科摩罗期间,德纳尔娶了第6个老婆,而不用和前几任离婚。他和这些妻子一共育有8个孩子。

  1989年,阿卜杜拉总统在可疑的政变中被杀,这场政变的发动者正是德纳尔。据说德纳尔曾经和阿卜杜拉发生激烈的争吵,外界普遍怀疑,德纳尔或者他的手下杀死了阿卜杜拉。这一行动激怒了其他非洲国家,他们集体抗议德纳尔的强权。法国政府不得不出动3000名官兵,将打算强占总统府的德纳尔和他的手下驱逐出境。

  政变失败后,德纳尔举家逃往南非,隐居了3年时间。在南非的日日夜夜,德纳尔无时不刻不在思量谋划如何重回自己的“皇宫”。1993年,尽管德纳尔因为贝宁政变阴谋而遭指控,但他仍成功地迁居法国。

  当“两天”科摩罗总统

  也许是因为整天朝窗外闲看的日子实在不适合半生戎马的德纳尔,60多岁的德纳尔变得脾气暴躁。在得到法国总统许可的情况下,1995年10月4日,德纳尔突然率33名雇佣军租了一辆嘎吱作响的橡皮艇,重回科摩罗,试图推翻赛义德总统的政权。事实上,他再一次成功了。他们夜晚在科摩罗海滩登陆,并把当年的老伙计从监狱里面放了出来。随后他们控制了两个机场、电台和军营。

  这一切完成后,德纳尔才率领大部队来到总统府,把年届80岁,颤颤巍巍的老总统赛义德从床上拖了下来。到了早晨,德纳尔已经成了科摩罗的新总统,赛义德则被宣布成了一个偷窃政府资金、施行暴政的罪人。

  这一次,德纳尔的好日子只持续了两天。由于非洲国家抗议,宣布将停止从法国的武器进口,法国政府派了600人的军队登陆科摩罗,经过一场“简短而不激烈”的打斗,赛义德总统获救,德纳尔和他的将士们“没有拿起武器”,乖乖地束手就擒。

  回到法国后,德纳尔被监禁了10个月。随后他们开始等待法院的判决。1996年,他在谋杀阿卜杜拉总统一案中被判无罪。2006年,他和他的26名雇佣军伙伴因为1995年入侵科摩罗被判处5年监禁,缓期执行。今年7月,他因为发动科摩罗政变再次被判1年监禁,缓期三年执行,他还被罚以10万欧元的罚款。然而,由于“年纪大”、“身体不好”等原因,他没有蹲过一天监牢。

  【影响】

  个人雇佣军时代终结

  有人说,他的死为上个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的那一段黑暗的、也有些浪漫的小规模雇佣军时代拉上了最后一道窗帘,彻底终结了个人雇军盛行的时代。现在,操控雇佣军的基本都是大规模的跨国集团公司。

  与法国政府关系暧昧

  正因为德纳尔一天监狱都没有蹲过,很多人认为他和法国政府的关系很暧昧。德纳尔自己也曾经多次说过,自己的行动是经过法国政府和西方认可的。他在数次受到审讯时坚称,他的每次行动,都从法国政府那里得到了一丝“微黄的光”。

  比起“雇佣军”和“进攻者”,德纳尔更倾向于把自己看作一个“海盗”。“法国的海盗在袭击外国船只之前会先得到国王的许可证,”他解释说,“我虽然没有得到许可证,但是我有情报机构给我的护照。”

  许多人都相信,德纳尔的一些至少经过了巴黎“最高当局”的授权。这其中就包括雅克•佛卡尔。他是戴高乐特别指派的非洲事务联络官,一直致力于保持法国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2006年,当德纳尔因为科摩罗政变接受审判时,他的律师在法庭上宣读一份法国国外情报及反间谍局前局长的证词:“当连特别机构都无法执行秘密任务时,我们只能依赖其他的方式,比如说德纳尔就是其中一种方式。”

  小型雇佣军时代终谢幕

  回想起和他的“伙伴们”共同经历的冒险生涯,德纳尔既有骄傲又有感伤:“我们当然能得到钱,但是并不多,但我们同样也有一些理想主义。我们有自己的道德标准,我们有自己的荣誉感。我们有自己的准则,同时也遵守所在国的法律。”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德纳尔也说过:“我是一个士兵,不是一个谋杀者。”然而,相信他的人并不多。

  有人说,他的死为上个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的那一段黑暗的、也有些浪漫的小规模雇佣军时代拉上了最后一道窗帘,彻底终结了个人雇军盛行的时代。现在,操控雇佣军的基本都是大规模的跨国集团公司,他们成立的目标和雇佣军这个词的原意一模一样———那就是,唯利是图。这些公司取代了那些小型武装,开始活跃在世界舞台上。

  安东尼•格拉泽,一位研究殖民地时代后期法国与非洲关系的法国作家说:“他对‘法属非洲’的重要性远远大于现在的时代所承认的……他是法国情报机构的武装密探,尤其是在冷战时期。法国雇佣军现在已经成了濒危的种群,其中大部分人都是英国人,他们属于大型的私人公司。但德纳尔在他事业最高峰的时候,他是法国的‘国家雇佣军’”。
觉得不错,分享给朋友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联络我们|YANBONG

GMT+8, 19-10-2017 15:11 , Processed in 0.05249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重要声明:本网站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本站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由于讨论区是受到「即时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即时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本站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Proudly hosted by
LinodeDigital Ocea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